柳下惠先生

关注标签即可 不需关注本人

*常年脑洞 *极少填坑

爱修罗场!! 更爱成美酱!

*热爱狗血 *热爱神转
*车技修炼 *头号走尸

《难为人妻》18


*宋薛
*ABO
  

十八.豁然开朗

“晓星尘,我问你——”

晓星尘蓦地惊醒,耳中似乎依旧能听到宋薛二人的声音,足足五百多个日夜,桩桩件件都拿出来盘算,绕是晓星尘耐心惊人,也扛不住细琐如斯。

更何况每每遇到分歧,或是记忆偏差或是价值判断,帮理?帮亲?孰对?孰错?

晓星尘从没有如此悔恨过,且不说那二人调解的如何,自己已经落得两边难为。

感情的事,哪来那么多对错呢?赢过了对方又如何?争一口气又如何?终究会伤了另一方的心,损了感情反而得不偿失。

更重要的是,这场感情的博弈,他若再置身其中,怕是两头难做。

还是早早抽身为好。

薛洋那边自己说不得,无羡他们倒是可以试...

富强民主和谐!

走链接!

旧车翻新。

CP大概是兰陵人氏,方。

要求写了这么多...顺眼就抽,好像是这个意思。

喜欢化妆的不要错过,万一中了呢⊙▽⊙

柳下惠夫人:

【福利】洋粉瑶粉福利(⁎⁍̴̛ᴗ⁍̴̛⁎)
发现自己从来没有开过点梗,产粮也随心情,于是给粉丝发个福利来。

本条热度满233从评论的粉丝(我或者我先生@柳下惠先生 的粉丝)中抽一个

送人肉背回来的mac圣诞限定口红或者唇釉一支。要求(视奸动态的):

1.薛洋粉或者金光瑶粉(婉拒洋黑瑶黑澄黑

2.非aki阿杰粉(牵丝戏很好听但是不粉歌手,单粉牵丝戏可以接受

3. 看着顺眼

KY退散,口红想送给谁就送给谁,不接受刀片撕逼,有意见...

良辰美景奈何天16/End预备


*影视改写

57.铤而走险,包庇祸根。

薛洋一进门就看见了蜷在床上的阿箐,模样比顺子来那晚更无助。

那会儿好歹还会哭,现在却是连哭都不会了。

心被揪成一团。
 
更让薛洋头晕目眩的是阿箐抓在手里的肚兜,薛洋忙不迭走到床边,伸手就要拿走。

阿箐一见有人来抢,抱着肚兜就往床根儿钻,一双空洞的大眼睛麻木得望着薛洋。

“我的——是我的。”

薛洋又抢了几次,没成。

阿箐对肚兜执着得出奇,对要抢走她宝贝的薛洋连踢带打。

虽然隔着被子,有几下却是实打实的落在胸腹。

虽然经常喊着“一杆杆掇死你”,可实际动手的次数却屈指可数。

她有父有母,还有个尚未出世就夭折的孩子,虽然没活下来,...

闭关断网码字,想看的留文名...(全留在脑子里好浪费的感觉...)

同一篇留多少次更多少章,1人/篇/次

赶在最后拼一把。

以上。

——截止20号晚上12点

《不良原来是女仆》


学生会长是女仆...啊啊啊好羞耻!!

想写开伪娘店的瑶哥哥和扮女仆的洋妹妹

高度近视的小星星以为是普通的女仆店

被宣传图上的虎牙少女吸引进门

相处后发现,这人怎么和班上的逃课大王长得这么像...

蓝大大概是博导设定,其他人还没想好,应该是全员。

截止日期,情人节...可能七夕更合适...

其实就是想玩女仆普雷...

被客人尾随跟踪质疑性别的洋被老宋英雄救美的故事

...不得了,以及专挑男装制服时间上门的阿箐御姐

Boom!!

“洋洋这边!”x3

“小瞎子你等着!”


友情参考


喜欢卡哇伊的男孩子?

来自隔壁贵族学校的情敌?

义城牛郎团。

箐姐的女尊世界。

三人行,全是我妻。

“阿洋怎么没来吃饭?”

“腰闪了,我一会儿给他端进去。”

“宋道长,让我帮你好不好?”

“...恩。”

“道长道长我要亲亲!”

“啾!”

更新日删除此贴。

——瑶弟弟和秦姐姐

——金姐夫和江姐姐

——江枫眠和虞紫鸢

——青衡君和蓝主母?

女尊使我快乐😃😃😃

《针锋相对》2


*互相埋伏第一场

*未成年请在父母陪同下观看
  

薛洋回家下载了一堆电车痴汉等跟踪游戏,认真研究相关攻略教程。

 
等实施方案弄好已经是三天过后,不眠不休的连夜通关游戏没有给薛洋带来丝毫不适,顶着一头鸡窝红着眼睛兴奋地给晓星尘打电话:“2号线,等着。”

 
晓星尘好脾气地笑道: “时间呢?”

 
“下班高峰期,人最多的时候。”

 
晓星尘一下子就明白了他的打算,道: “好,要我在入口等你吗?”

 
“照顾好你自己就行了!就...哈欠,这样!挂了!”

 
清楚地听到对面传来的哈欠声,想来是做了不少准...

《针锋相对》


*截取某些社会现象的部分私人观点,慎入。

*临危不乱晓星尘 x 走为上计薛成美

*晓星尘: 直面问题,研究问题,解决问题。
  薛成美: 解决不了还不跑你484傻啊?

————进入正题————
  
晓星尘在每季度一次的个人研究报告会上,发表了《关于社会强bao情况调查和相关应对措施》的学术报告。

 
薛洋作为新晋教授,非但没有谨言慎行,反而堂而皇之地对晓星尘在报告中提及的应对措施嗤之以鼻。

 
场内有名的社会研究学者其实不少,但谁也没有直白的去研究过这个,相比起来,他们更愿意将注意力放在衣食住行这种安全稳妥的点上。

 ...

© 柳下惠先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