⑤柳先生

人设崩塌。

慎重关注。审美与三观呈两极分化。

非喜勿视,非喜无闻,非喜勿看。

相逢即是有缘,各退一步海阔天空。

©⑤柳先生
Powered by LOFTER
 

怎么老有人说薛洋和金光瑶之间的友情,比钻石还无可替代?

这俩不过是狼狈为奸,臭味相投,沆瀣一气,明明是无法无天的流氓跟口蜜腹剑表里不一的婊子的互帮互助,咋就能让人翻译成宇宙无敌小可爱和世界第一玛丽苏的真挚友情呢?

实在是满脑子问号。

你对他们俩的人设是不是有什么误解?

当然我不否认,即便这样,滤镜下也一样bulingbuling发光。

非要改换他们俩的人设本质,那就太差劲了。

东施效颦也不带这样的。

 

跟风,估计没人。

 

今天的瓜又大又甜,见者有份?


哎呀,我日你妈了个嗨。

聊天记录可都还在呢,你们谁抄了谁没抄我不清楚,但是所有的发言我都整理好了。

我也没给你们谁下结论,对错跟我没关系,这都能轮到我头上,也是服了。

清者自清,没抄就是没抄,身正不怕影子斜喽?

抄了就是抄了,死不承认也没人顺着网线去打你啊?

委屈要退圈,人之常情啦,混不下去,多的是人想爬上来。天朝最不缺的就是人,要么就站起来,站得堂堂正正,要么就老老实实跪着别瞎逼逼。

全看你怎么选择。

自己走的路,现在全怪别人,咋的?你腿长我身上啊?

多大人了还玩推卸责任,行呗,还小,不懂事儿。

我也不是谁家长,没必要费心教育谁,吃力不讨好。

今天榨桔子汁了吗:...

 

【补】《我的黑猫道长》①



  *从恐怖故事东北猫老太来的灵感,不建议百度。

  *古称猫为狸,鉴于原文用的猫皮引人,故延续此名。


 


  晓星尘死的那天,门口经过一只黑猫。据说人去世七天内,不宜有动物在死者尸身附近出没。

  尤其是那些有灵性的动物。

  晓星尘的魂东一片西一片,薛洋拿晓星尘的贴身衣物做引,做了个搜魂指南,收是收齐了,就是太细碎,拼不好。

  还不敢多试,越试越碎,气得薛洋吹胡子瞪眼。

  这只猫薛洋也见过,闲来无事会逗上一下。晓星尘只要一听见猫叫就知道薛洋又在欺负猫了,只好拿点番薯安慰安慰小家伙。

  这猫脾气也怪,在薛洋面前就张牙舞爪的,摸一下就是三条火辣辣...

 

《我的黑猫道长》②

*一点点修改

 

  “早。”

  日上三竿,薛洋悠悠转醒,像往常一样跟小东西打招呼。

  

  “早,你昨日……为什么打我?”

  “打你?没弄死你都是爷爷我大发慈悲了。”

  薛洋说完忽然感觉不对,睁眼一看,身无寸缕的温润青年正撑在他的上方,皱眉凝视着他,过长的头发垂在他的胸前,带来丝丝凉凉的痒意。

  

  “为,什,么。”

  

  薛洋看着眼前这张神似晓星尘的脸喉中一哽, 嘴唇动了半天说不出话。

  

  “你不让我吃东西,不让我出去,还把我关在棺材里,昨天还打我,”晓星尘直起身子,掰着手指细数薛洋的罪状,数完之后握成拳头砸在薛...

 

hin涩情的一个梦

冰哥和洋哥是同桌,晓星尘和宋岚分别坐在他们后面。

冰哥标准高富帅,少年时期被父亲友人的儿子在自己房间强bao,父亲跟他的友人有不可告人的关系。

于是冰哥幼小的心灵就扭曲了。

大学时被洋哥那张稚气又嚣张的脸勾起了黑暗回忆,冰哥第一反应就是把洋哥也拉下水,看他还能不能像现在这样放荡不羁。

晓星尘刚跟薛洋杠上,本来已经做好了长期作战的准备,薛洋却似乎变了性,每天最早来教室,最晚离开。

原来长腿一伸就从这一排跨到那一排,整个教室就他最闲不住,现在窝在一个位置动也不动,整天跟洛冰河在一起,安静得出奇。

薛洋发烧晕倒了。

晓星尘反应奇快地抱着人跑到医务室。

房间静悄悄的,薛洋躺在床上,眼角...

嗷呜,谢谢苏夫人🙈🙈😄😄😄

清浊:

宋道长:想不想试试在这里……

洋:??????


道长你ooc了。

(第二张加了点树荫~捏了捏道长的下巴~)

五柳的生贺,生日快乐~~~~~~

 @⑤柳先生 

 

喜欢一个人就是把爹娘骨灰扔脸上,你牛逼 @闲的

 

【双鬼道】[知乎体]谈恋爱是什么样的体验?

hhhhh刚跟朋友说到生贺这边就来了,谢谢(*/ω\*)


道玄可境【唠嗑小达人】:

*是提前给56 @⑤柳先生 的贺文!提前祝56生日快乐!(^O^)y光棍节快乐嘿嘿,因为是第一次写知乎体,格式有参考。可能56会感觉有点突然吧。。。咳咳,希望喜欢w



谈恋爱是什么样的体验?



最近不是光棍节嘛,可一出门就是大批大批的情侣朝我走来,我狗粮都吃饱惹,想找个朋友出来陪我嗨,结果全都给我跑去约会了!!!



单身多年,连个恋爱都没谈过的我真的不是很能理解这些双人狗啊,现在就想了解一下大家对于谈恋爱是什么样的看法,有什么感受和体验吗...

 

《套儿》


*有参考。

 

  “下去帮我买些鞋套,二哥要用。”
  
  金光瑶拉起手刹,从后视镜里看向摊在后座看手机的薛洋。
  
  “不去,没空。” 薛洋头都没抬,像没骨头一样,以一种极为猎奇的姿势歪在后座。
  
  金光瑶抬起手腕看了眼手表,温和道:“现在是五点四十四分,你想要的小蛋糕还有十六分钟关门,我自己买也行,就是某人可能吃不上心心念念的小蛋糕了,算了,我自己去买吧,下次来吃也是一样。” 说完就解开安全带准备开门下车。
  
  “艹!不就是买些套儿,等着!!你赶紧滚去把我的小蛋糕全部安然无恙地带回来,带不回来你的套儿也别想要了!”
  
  好像有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