⑤柳先生

《痴怨》2


*叮咚,负面相关预警。

*天降横祸,束手无策。

—————————————

被猥亵...究竟是谁的错?

是受害者吗?

要是以前,薛洋可能会翻个白眼,理都懒得理。

他从不考虑跟自己无关的事情,需要动脑子的都有孟瑶一手包办。

就是孟瑶不在,他也可以用拳头让人闭嘴。

即使经济拮据,生活多有不顺,总还是顺顺利利升到了高中。

他和孟瑶从县城升上来,对城市里的阴私大多一知半解。

孟瑶一心出人头地,对奖学金和名校保送势在必得,他也一心沉浸在自己的小世界,不与外人多打交道。

这才让两人在进了办公室之后,双双对这个世界产生了质疑。

孟瑶被教导主任抓着手,半个身子虚伏在办公桌上,脸上惊惧交加,抖着身子看起来害怕极了。

温若寒捏着孟瑶的手腕,手指在人白皙的肌肤上不紧不慢地划拉,耷拉着眼皮沉声道: “两位同学当初破格入学,全是因为你们成绩优秀。这次的数学竞赛,学校非常看重。”

薛洋低头嗯了一声,走上前握着孟瑶的另一只手,道:“班主任说手续出了问题,是哪里的问题?”

温若寒松开孟瑶的手,朗声笑道:“奖学金的手续上面还需要确认几次。放心,该给你们的学校一定会给你们。不要因为这点小事影响了比赛状态。”

薛洋往后退了两步,躲开了温若寒要碰到自己的手。

温若寒也不尴尬,放下手转头看着孟瑶笑眯眯道: “周日八点赛前辅导,孟瑶同学要是找不到地方,可以打我的电话。”

语毕点了点放在档案旁边的知名教授荣誉证书和墙上的一众荣誉证书。

孟瑶撑起嘴角强笑道: “知道了,谢谢主任。号码我记住了,明天一定到。没事儿我们就先回家了。”

“去吧。”

—————

“呸呸呸,快洗手!当自己霸道总裁呢,居然敢抓着你的手不放!也不看看自己拿张老脸配不配!他娘的,干他仙人板板!”

薛洋一出门就撂蹄子翻脸子,抓着孟瑶的手一脸嫌弃,热情地问候了温若寒祖宗十八代之内的一众女性亲属。

孟瑶嗫嚅着道: “温主任应该不是故意的...毕竟是我先打翻了他给我的水杯烫到了手...”

薛洋翻了个白眼把人拖到教学楼卫生间,道: “最好是这样。多洗几遍,洗干净点!”

孟瑶抿唇笑道: “是是是,都听阿洋的。”

—————————

赛前辅导如约进行。

薛洋有了王灵娇的例子在前,对这种事情敏感到令孟瑶浑身发毛的程度。

旁人碰他一下都要被薛洋瞪上两眼,连老师也不例外。

总拿一些稀奇古怪的题目去问老师,时间一长,辅导班的同学纷纷抗议。

老师一次又一次的找两人谈话,薛洋非但不改反而直接挑明——想打孟瑶的主意,先过他这一关。

青春嘛,总是少不了对优秀异性的欣赏和喜爱,挺美好的一件事,你不说我不说大家心知肚明,毕业也就罢了。

却被薛洋这一闹搞得众人下不来台。

在赛前最后两次辅导时,被取消比赛资格。

薛洋收拾好东西嗤笑道: “取消了正好,谁稀罕参加这破比赛。”

摔门而去。

孟瑶连忙站起来跟老师道歉,被旁边的同学劝道: “以为自己是谁啊,拽成这样,孟瑶你不用帮他道歉,跟你没关系。”

“对对对,跟你没关系。”

孟瑶抬头一看,帮他说话的同学叫温...什么来着?

——————————————

孟瑶成功进入决赛。

由温若寒给进入决赛的同学进行辅导。

撇开这人总喜欢跟他肢体接触不谈,温若寒在数学上的见解确实独到。

孟瑶得到温若寒悉心教导,顺利从决赛胜出。

荣誉证书颁发刚进行到一半,温晁顶着一脸血闯进了颁奖现场。

温若寒凉凉地看了他一样,带着温晁去了医院。

什么叫祸福相依,孟瑶今天算是知道了。

评论(30)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