⑤柳先生

《针锋相对》2


*互相埋伏第一场

*未成年请在父母陪同下观看
  

薛洋回家下载了一堆电车痴汉等跟踪游戏,认真研究相关攻略教程。

 
等实施方案弄好已经是三天过后,不眠不休的连夜通关游戏没有给薛洋带来丝毫不适,顶着一头鸡窝红着眼睛兴奋地给晓星尘打电话:“2号线,等着。”

 
晓星尘好脾气地笑道: “时间呢?”

 
“下班高峰期,人最多的时候。”

 
晓星尘一下子就明白了他的打算,道: “好,要我在入口等你吗?”

 
“照顾好你自己就行了!就...哈欠,这样!挂了!”

 
清楚地听到对面传来的哈欠声,想来是做了不少准备吧,有意思——

 
晓星尘看着被挂断的手机心中闷笑,屏幕显示00:57,他要是不接,这人是不是要说他出尔反尔?

 
薛洋留给他的印象还停留在报告会时的一言不合就炸毛的毛头小子上,虽然有点以貌取人,但是这人看起来实在是办事不怎么牢靠。

 
“噗嗤——要是让他知道了,大概又要嚷着谁不牢靠了?带点什么好呢?”

  
睡意被人蛮不讲理的驱逐出去,向来起床气很重的晓星尘竟然没生闷气,反而心情很好的开灯下床。

  
为了数据的真实性,晓星尘买了不少防狼系列用品,什么辣椒水、电击棒应有尽有。

 
回馈数据中比较好用的是辣椒水,前提是出其不意,而且是敏感部位才行,最好一招就能让对方失去反击能力,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成功案例的女性多为长期坚持锻炼,再不就是身手灵活的娇小女性。体力不好动作还慢的靠脑子也是可以脱身的,都没有的只能事后报警或者打120。

  
“选哪个好呢?”

  
电击棒好了,安全一点。虽然晓星尘有把握凭借自己的身手抵抗某人,但是为了避免某人说他不符合实验数据的真实性,还是带着的好。

 
很久没有挤地铁了。

 
晓星尘当上教授以后都是步行上班,难得开一次车居然还是去地铁站,也是很有意思了——

 
不太熟悉这附近的建筑,稍微有点路痴属性的晓星尘问了一圈才找到停车场。

 
等买好票已经是下班高峰期了,晓星尘实在是好奇,在这种情况下薛洋要怎么找到他?

  
要是找不到那不就是不战而败?

  
噗嗤——

 
那人怕是会被气死吧?

 
晓星尘等了又等,还是没见薛洋人影,等第三班地铁到站,晓星尘干脆跟着人流一起上了车,反正买的终点站,不怂。

 
“下一站xx...”

 
车越往前走,上来的人就越多。晓星尘前前后后都挤满了人,尤其是各个年纪的女性。学生妹和中年女性暂且不说,一低头就能看见旁边女白领的丰厚资本实在是令人尴尬。

  
晓星尘一边默念非礼勿视一边努力往男性较多的方向移动,他宁愿跟满身汗味的糙汉站一起,也不要跟荷尔蒙泛滥的部分女性搭边儿。

 
“Yes,your majesty.”

 
晓星尘瞥了一眼,兜帽少年的手机里正播放着不知名动漫,制服装的高大青年给白净瘦弱的少年扣上纽扣,少年却哼笑一声又将纽扣解开。

 
晓星尘莫名觉得喉咙有点发痒,大概是太长时间没喝水吧。

 
不等晓星尘细想,腰臀上就传来了一阵奇怪的感觉,像是...被人趁机揩油?

  
晓星尘静静感受了一会儿,感觉到那只手贴着他的腰腹,时不时地揉捏两下,见他没有反应,那人干脆将他整个人虚搂在怀里,一只手摸他前面,一只手摸他后面。

 
实在是...太差劲了。

  
晓星尘忍了又忍,在那人打算伸进他衣服的时候,一把抓住那人的手,低声道: “你知不知道...”

 
“知道什么?羞耻?我没有那玩意儿。”

 
热气贴着晓星尘的耳朵钻进去,舌尖舔过白净的耳垂,又被牙齿叼住,晓星尘终于感觉到了那么一点涩情的意思,要出口的话也稍微修改了一下。

 
只听晓星尘道:“你手上功夫这么差,应该还是处男吧?”

 
*居然不能一发完结实在是没想到QAQ

  

评论(16)
热度(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