⑤柳先生

良辰美景奈何天16/End预备


*影视改写

57.铤而走险,包庇祸根。

薛洋一进门就看见了蜷在床上的阿箐,模样比顺子来那晚更无助。

那会儿好歹还会哭,现在却是连哭都不会了。

心被揪成一团。
 
更让薛洋头晕目眩的是阿箐抓在手里的肚兜,薛洋忙不迭走到床边,伸手就要拿走。

阿箐一见有人来抢,抱着肚兜就往床根儿钻,一双空洞的大眼睛麻木得望着薛洋。

“我的——是我的。”

薛洋又抢了几次,没成。

阿箐对肚兜执着得出奇,对要抢走她宝贝的薛洋连踢带打。

虽然隔着被子,有几下却是实打实的落在胸腹。

虽然经常喊着“一杆杆掇死你”,可实际动手的次数却屈指可数。

她有父有母,还有个尚未出世就夭折的孩子,虽然没活下来,总算有过。

不比他义父早逝,嫁人也跟没嫁一样,连对方的影子都摸不着。

合该他是中庸,上不得,下不得。

夹在中间,一无所有。

把念想全寄在死物上,箐家怕是...没人了。

薛洋彻底没了脾气,转身询问奴婢,道:“你们没有看错,当真是从乾东五所捡回来的?!”

“没错,奴才亲眼所见,她从焚物灶那儿捡的。”

天——

薛洋头一次想寻个地方钻进去,好让他躲过接下来可能发生的事——可他不能,阿箐已经躲了,他得给她断后。

只听薛洋厉声呵斥奴婢:“为什么不拦住她?!”

要是拦住了,不就能躲过一劫了?

要是拦住了...他们就能在这宫里,继续、继续原来的日子...

奴婢被薛洋吓得直抖,抖着声音道:“拦不住。锦贵人说那东西是她儿子的,抓着不撒手...奴才们想抢过来,可是全不敢碰。”

薛洋忍住打人的冲动,挥手让人出去,“蠢死了,这点小事都办不成,要你们有什么用。废物——老规矩,我这儿、出的事,在外面不许乱说。”

“喳。”

“退下吧。”

***

奴婢好打发,床上这人可不好对付。

见薛洋打发了人转身上床,阿箐一把卷过被子连人带肚兜全都埋进被窝,力求把自己憋死在里面。

许是被这鸵鸟样儿气笑,薛洋拍着被子放轻声音:“这次出宫都看见什么了?”

“家里还有人吗?”

阿箐木着脸摇了摇头。

薛洋深吸一口气,尽可能让声音愉悦起来:“你母亲是陪你父亲就伴儿去了。你别不高兴。他们老两口是替你陪儿子去了,这不是挺好的?

事情远比他看到的要严重。

如此大范围的清洗,金光瑶连个信儿都没给他,要么就是金光瑶自身难保,要么...就是他已经没用了。

不管是前者还是后者,都指向同一件事。

他只希望,这一切都是无巧不成书,而不是什么...帝王心计。

晓星尘的话,应该是前者吧?

薛洋打了个冷颤,不欲再想,笑着从阿箐头上取下一支栀子花簪插到自己头上,道:“你等不及了?你也要跟他们一块儿去,对不对?”

没点头也没摇头。

阿箐伸出手在他眼窝抹了一把,喃喃道:“热的。”

又在自个儿眼窝抹了一把,伸出舌尖一舔,惊道:“咸的。”

一脸傻气。

蠢得要死。

薛洋边笑边伸出手,笑道:“吃那玩意儿干啥?我这儿有糖,要吗?”

话音刚落怀里就多了一团,剥开糖纸给人嘴里塞一颗,给自己也塞一颗。

薛洋拉过被子搭在身上,揽着人一并躺倒,叹道:“你硬要走也可以,就把我一块儿带去吧。”

反正...也没什么盼头了。

要是能够一睡不醒就好了,想干什么都行。

“好了,把那个脏东西给我吧?”

原本清亮的女声瞬间尖利起来,厉声道:“不!!是我儿子的!!——这肚兜儿是热的...我儿子没死...”

疯了也好。

“...对——你儿子没死,肚兜是你儿子的。你就拿着吧。”

 
 
 
*...分三次刀,心碎。

评论(5)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