⑤柳先生

人设崩塌。

慎重关注。审美与三观呈两极分化。

非喜勿视,非喜无闻,非喜勿看。

相逢即是有缘,各退一步海阔天空。

©⑤柳先生
Powered by LOFTER
 

《难为人妻》18


*宋薛
*ABO

*乍暖还寒,风烟俱净。
   

十八.豁然开朗

“晓星尘,我问你——”

晓星尘蓦地惊醒,耳中似乎依旧能听到宋薛二人的声音,足足五百多个日夜,桩桩件件都拿出来盘算,绕是晓星尘耐心惊人,也扛不住细琐如斯。

更何况每每遇到分歧,或是记忆偏差或是价值判断,帮理?帮亲?孰对?孰错?

晓星尘从没有如此悔恨过,且不说那二人调解的如何,自己已经落得两边难为。

感情的事,哪来那么多对错呢?赢过了对方又如何?争一口气又如何?终究会伤了另一方的心,损了感情反而得不偿失。

更重要的是,这场感情的博弈,他若再置身其中,怕是两头难做。

还是早早抽身为好。

薛洋那边自己说不得,无羡他们倒是可以试试,好歹共处一室多年,脾性怎么样摸得比自己要清楚得多。

宋岚这边...敞开了说就是,说得含蓄了怕是又会生出什么别的误会来。

这两人,一个沉默寡言,一个生性多疑,搅在一起,合该出事。

左右窃听器已经装上了,就让他们自己慢慢折腾去。

晓星尘打定主意,当下轻松不少,连着两天被“星尘,你说。”“我说得不对?!”这类的纠纷围攻,素来老好人的某教授头一次觉得置身事外没什么毛病。

***

“子琛,先别上去,我有话跟你说。”

一早将魏无羡喊到医院开解某孕夫,晓星尘将昨夜所想一并告诉宋岚,顺带表面自己仍有工作在身不能多陪的现状,晓星尘如愿获得挚友理解并成功脱身。

“子琛,薛洋他...只是嘴上坏了点,别跟他较真,也许...他只是害怕。”

前面宋岚都能听懂,就这最后的“害怕”二字,着实让他疑惑。

一般Omega确实会畏惧人群,故而留待家中,脾性温和,乖顺怯懦。

但要说...薛洋害怕?宋岚左思右想实在看不出某人哪里“害怕”。

作为十里八营有名的火爆辣椒,薛洋除了性别,哪一点都不比A差,莫说单挑,就是围攻,也没见他落于下风。

招式是损了点,可效果是顶好的。

能在群A成片的部队研究所留下来,本身就证明了一切。

“他再怎么厉害,终究是Omega。”

仿佛看见宋岚眼睛里的问号,晓星尘好心提示了一句,话落不忘提醒宋岚不要告诉薛洋。

因为性别而被怜悯,哪怕不含恶意,也足够某人怒火冲天。

宋岚仿佛一瞬间警醒过来,连忙道谢。

晓星尘摆摆手,只当是自己欠了这二人的,操心操到这份上,也是没谁了。

“我托了无羡带话,现在应该差不多了,你赶紧上去,只管把心里话说出来,别跟他置气,他会懂得。”

“好。”

到了这个份儿上,已经不是一个谢字能表达的,略微交谈两句,终是话了。

等到宋岚进门,房里二人互怼正到酣处。

魏无羡抬手招呼他:“哟,来啦?”

另一人飞快地瞟了他一眼,冷哼一声没有说话。

魏无羡伸手戳戳某人手臂,促狭道:“刚还想人家想得不得了呢,现在人来了你都不打个招呼?”

薄红一瞬间涌上那人脸颊,啪得一掌打在魏无羡手上,往日里听起来冷血的音儿竟让他听出几分恼羞成怒的味儿:“谁想他了!”

魏无羡无所谓地揉揉手,对着宋岚道:“哦,可能是我记错了,刚刚有个人跟我说什么谁要是不来就永远别来了之类的,宋长官知道小美说的是谁吗?”

“你不多嘴会死是吗?我明明不是这个意思!”

亲眼见着那抹薄红继续加深,宋岚怀疑是这人不是把所有的血都聚集在脸上了。

凝视着睡了一夜稍微有点卷翘的发顶,宋岚想起晓星尘的叮嘱,毫不犹豫地打出一记直球:“我会一直陪着你的,别担心。”

“谁、谁要你陪了!爱来不来!”

明明是一样的表情,以往觉得自己不被对方需要的话现在却听出了另一种意思,宋岚不得不感叹世事奇妙。

婚后一直不敢多看的眉眼现下仿佛长了花一样,怎么看怎么喜欢,就连嘴角上挑的弧度他都觉得美妙。

怎么以前就没发现呢?

今日的宋岚仿佛被门夹了脑子,薛洋被宋岚看得浑身发毛,横眉竖眼挺直腰杆,斥道:“看、看什么看!再看就把你眼睛挖掉!”

宋岚感觉自己仿佛回到了初恋,那些因为结婚而消磨的感情得到雨露滋润,一夕之间呼啸猛涨,眼里心里全身柔情,眼角眉梢无不甜蜜。

“你舍得吗?”

“你过来看看我舍不舍得?”

魏无羡觉得自己不能再待下去了,小师叔这一招实在厉害,撩汉速成大法简直——这温柔的声线绝对不是他认识的那个冷血宋长官。

“那什么,时候不早了,我先回去了。”

薛洋摆摆手示意好走不送,魏无羡低声嘟囔一句小没良心的换来某人一记白眼。

“多谢,日后如有需要,必当竭尽全力。”

“谢屁!他怼我一早上你还谢他,你他妈不想跟我过就直说!”

连忙拒绝要送自己的某可怜长官,魏无羡连跑带跳地跑出去,再不想多停一步,仿佛病房里住了个洪水猛兽。

听着病房里愈发激烈的单方面离婚宣言,魏无羡苦着脸发给金光瑶一条短信: 可算知道你这些年有多辛苦了。

收到消息的金光瑶一脸茫然,显然并不能理解他这番感悟是从何而来。

算了,不管了,陪二哥要紧。

  
   
   
*前面慢慢解释,后面慢慢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