⑤柳先生

人设崩塌。

慎重关注。审美与三观呈两极分化。

非喜勿视,非喜无闻,非喜勿看。

相逢即是有缘,各退一步海阔天空。

©⑤柳先生
Powered by LOFTER
 

《难为人妻》22


*宋薛abo

*有心栽花花不开。
   

22.

日子过得很是乏味。

宋岚一走就再没消息,所以薛洋现在连大娃子叫什么都不知道。

金光瑶起的名字他老觉得女里女气,那种光宗耀祖的名字他又不想要,挑来挑去,最后给俩孩子分别取名叫图图和思睿。

“二娃子以后不跟你抬杠算我输。”

金光瑶看着跟弟弟一起玩的图图,心里十分同情。

薛洋眼皮子都没掀,一脸假期综合征的倦怠,打着哈欠说:“抬就抬呗,抬赢了就让他改,赢不了就这么叫着吧,反正我念着挺顺。”

给薛洋添堵是金光瑶百玩不厌的戏码,当下笑呵呵道:“那感情好,你自己带图图吧,思睿我带。”

“想带哪个都行,我无所谓。”

  
这不明摆着一有事还得他来吗?金光瑶一面微笑一面提起薛洋耳朵,道:“打算怎么办,赶紧给我个准话,嗯?”

吃人嘴短拿人手短薛洋还是晓得的,更何况现在还有俩小不点儿跟着他,不能跟以前一样想干嘛干嘛,这可太奇怪了,脑子里的胡思乱想丝毫没有干扰嘴上的嚎叫:“啊啊啊知道了知道了!”

   
他可从没有这么为他人考虑过,发现自己居然因为俩小不点儿压低了声音,薛洋心里顿时五味杂全。

想瞒过金光瑶明显不可能了,捏造嗓子疼更显得此地无银三百两。

妈的——

不就生了一回崽吗,怎么还婆妈起来了。
   

“图图要睡觉了,你赶紧带他去,快啊!”

薛洋眼睛一瞪,金光瑶看了他两秒就抱着图图出去了。

有些东西他可以干涉,比如照顾孩子。

有些东西他想干涉也干涉不了,比如薛洋。

他不会跟魏无羡一样一股脑冲上去怼他——你不能离婚,Omega离不了Alpha。

金光瑶用脚趾头想都知道薛洋会说什么,离不了?老子这就离给你看!

鬼知道失败的婚姻跟破碎的家庭会给一个孩子带来什么样的影响。

期待婚姻吗?期待。

相信婚姻吗?不信。

这并不矛盾,但是金光瑶没时间留给薛洋了。

宋老将军打了电话过来,希望能由宋家亲自照顾小孙子。

薛洋抱着的思睿先不管,来接图图的车已经到门外了。

  
    
“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

来的果然是宋岚。

一段时间没见,还是一样的相看两厌。

倒不是说他很讨厌宋岚这个人,而是讨厌他的部分行事作风,尤其是跟薛洋有关的部分。

金光瑶眯了眯眼,转头看了一眼二楼薛洋房间的窗户,怀里的图图已经睡迷糊了,一边吮着拇指一边翻身面向金光瑶胸口,白嫩嫩的小屁股刚好对着宋岚。

——干得漂亮。

不愧是自己带出来的孩子,果然跟他心有灵犀!被夸的图图毫不知情,拱在金光瑶怀里睡得正甜,甚至打了个小呼。

宋岚一愣,迅速回神。

“这段时间,阿洋跟孩子麻烦你了。”

“什么话,他不麻烦我还能麻烦谁?老爷子向来果断,这次温水煮羊...是你的主意吧?”

抽出图图含在嘴里的手指头,金光瑶正准备去拿图图兜里的帕子给他擦擦,一条浅蓝的棉帕已经递到手边。

“他会回心转意的。”

“不见得吧?”

金光瑶看了一眼宋岚,笑了笑,伸手接过棉帕,先给图图擦了擦嘴,又把小手给擦干净,听薛洋说宋岚洁癖挺重的,不擦白不擦。

宋岚接过棉帕仔细叠好放回口袋,抱着图图上车前,转身回道:“我保证,他会的。”

金光瑶不以为意地笑道:“是吗?——这孩子叫图图,薛洋起的,已经登记了。”

“图图?”宋岚的表情终于有了变化,眉心微拧,似乎有所不解。

金光瑶点了点头,笑容不减,道:“对,图画的图,还有一个叫思睿,思念的思,睿智的睿。”

“谢了。”

声音消失在车辆远去的引擎里,金光瑶在台阶上立了好一会儿才进屋。

不出意外地,二楼的窗户掠过一个熟悉的身影。

薛洋,你还要继续逃避下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