⑤柳先生

《难为人妻》23

*宋薛abo

*God is a bitch.
 
 

图图失踪的事薛洋一句没提。

好像他本来就只有一个孩子。

 

早上跟金光瑶下楼吃饭,金老夫人看他一人下来,问了句孩子怎么不抱下来?

薛洋这段时间一直睡不好,孩子总是半夜哭闹,搅得他心烦意乱,好容易才在快天亮哄好睡了。

 

什么发自内心的喜爱,全都是骗人,薛洋困得只想打人,听见金老夫人问话,不咸不淡地回了句——死了。

老夫人被噎得半天说不出话,指着金光瑶让他给宋家打电话,让他们赶紧派人来把老三接走,省的宅子里闹出人命!

 
金光瑶分心看了薛洋一眼,老夫人登时一个盘子摔在他脚边,厉声喊道:“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去!!”

薛洋打了个哈欠脑子才慢慢清醒,拿起桌上的盘子啪的一摔,笑嘻嘻道:“又不是你的孩子,你凭什么让人把他接走?”

 
老夫人余威犹在,板着脸几乎没人敢顶嘴,见薛洋嬉皮笑脸的也没什么表情,淡声道:“不是说已经死了吗,还留在金家干什么?等着下葬?”

“你管他是死是活,又不姓金,碍着你了?”

“活的我不管,死的必须送走!”,老夫人看向金光瑶,见两人正偷摸着深情对视,顿时横眉怒目,“看他干什么,给宋家打电话!要我催你几遍?!”

 

金光瑶闻声背对薛洋,掏出手机打给宋家老宅,没给薛洋一点使眼色的机会。

“什么时候啊……”,金光瑶拉长声音想给薛洋一点暗示,让他说点什么,别跟老夫人犟,被老夫人一眼看破,让金光瑶打开外放,跟宋家说现在就可以来接人。

 

江厌离刚从楼上下来就听见这句,连忙跟老夫人说好话,说她刚去看了孩子,给思睿泡了点奶粉,金凌在陪着玩儿呢。

薛洋难看的脸色一下子好了很多,没想到老夫人一改以往一见江厌离就温言软语的模样,冷着脸色道:“玩儿什么玩儿,爹不疼娘不爱的,趁早送走,省得一天到晚被人咒着去死。”

一句话就让薛洋的脸拉得老长。

 
金光瑶挪到他背后跟薛洋咬耳朵,让他示个软,说句好话,奈何薛洋脊背挺得倍儿直,嘴巴抿得死紧,任由金光瑶急了一头薄汗。

宋宅离这儿有一个多时辰的路,薛洋肚子早就饿了,眼睛下面是一片久未褪去的青黑,这会儿已经有点头重脚轻了,要不是硬撑着一口气,早倒下了。

 

宋岚一进门就发觉气氛不对,他以为这次跟上回一样,是瞒着薛洋的。

毕竟薛洋一向起得晚。

宋岚刚对上薛洋视线就猜到怎么回事了。

还没等他打招呼,薛洋指着门跟他说了句,滚。

宋岚站着没动。

 

“厌离,去把思睿抱下来。”

“妈……”

“去!!”

 
江厌离站在老夫人旁边不肯去,金子轩刚上去喊金凌下来吃饭,也不知道在干什么,半天不见人影。只听二楼传来一声凄厉的哭嚎,紧接着就是金凌跟金子轩的声音——

“妈/厌离,快上来!思睿他……”

 
嗖嗖两道风从客厅刮过,金光瑶看着楼梯面带微笑,嗯,一步四阶,腿挺长的。

“思睿怎么了?”

宋薛两人一前一后冲进房间,空气中弥漫着两人熟悉的味道。

小东西躺在床上又哭又吐又拉,也难怪金子轩跟金凌乱了手脚。

 
一行人浩浩荡荡地奔向儿童医院。

金子轩用车上已经坐满了为由,打发薛洋去坐宋岚的车,薛洋从车窗往里一瞧,苏涉开车,副驾金光瑶,后排坐着金子轩一家,确实没位了。

 

“其他车呢?我自己开。”

“限号,能开的都被开去公司了。”

 
“阿凌啊,帮薛叔叔一个小忙怎么样?”

“只要不是让我换车子,叔叔您尽管说!”
 

……薛洋隐约觉得有点不对,自从图图消失之后,冥冥之中似乎有种无形的力量一直把他往宋岚那里推。

而且他可以肯定这绝对不是什么天意,而是人为。

 
想他跟宋岚同处一室五百多个日夜,从来没有过什么玄之又玄的奇幻体验,只要薛洋现在按着布局者的意思去走,早晚会抓住那条该死的狐狸尾巴。

 
他妈的——

要不是为了孩子,谁稀罕坐他的破车,一股子消毒水味儿。

 

评论(7)
热度(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