⑤柳先生

《良辰美景奈何天》14 (补档)


世设ABO/晓薛/薛箐/
↪/-/内为情感纠葛/非cp/
人设少年天子/影视改写/
↪手动避雷/极度ooc/

55.

魏蓉让魏无羡带走了。

侧宫又只剩薛洋和阿箐两个,没了傻乎乎的小皇后,日子过得愈发没趣,三殿下那日受伤后一直没好,连着阿箐也日日牵肠挂肚,魂不守舍的样子看得薛洋满肚子不爽,可要真跟人闹起来,又得不偿失,只能忍着。

听着阿箐一天又一天的叹气,薛洋只觉得魂都要跟着她吐出的气飞走了,时间久了,脸色竟是比阿箐还要难看,惨白惨白的,半点血色没有。

要搁以前,怕是早跟人吵起来了,哪会忍着这愁眉苦脸的丧气鬼半点?现在别说是忍着,还得顾着,好让她别把自己身子糟蹋坏了。

听说前朝好些罪臣落网,也不知道阿箐的父亲怎么样,那可是个老糊涂,一个不小心站错队可就全完了。

—————————

“你又听见什么了?哭的真惨,我都听见了。可是这次不是三殿下在哭,是老头子在哭。”

入秋之后天气渐凉,没有地龙的屋子哪哪都是冷的,还跟夏夜一样只穿个里衣就站床边可怎么行。

薛洋想喊阿箐上床,不要站在窗口,这里看不见三殿下,别看了。整个宫殿都空空荡荡的,别说人影,人声都没有一点儿。

“启禀锦贵人,乾清宫顺执事求见。”

薛洋心头一凉,要是没什么大事儿,他这里一般是不会来人的,除非...!!

“顺子给静主子、锦贵人请安!”

人还没见到,就先听见一声压抑的哭声,等人进了门,才发现顺子已是泪流满面。

“你哭个什么劲儿!快说,老爷子怎么样了!”

薛洋见不得人哭,尤其是男人,他虽是中庸,骨气却不比天乾弱,顺子哭的上气不接下气的样子只让他觉得心烦,更让他焦躁的是,顺子带来的坏消息恐怕不是他能干预的了的,不然怎么会哭成这个怂样!

———————————

顺子到乾清宫有段日子了,如今做了执事,接触到的东西也和后宫大不相同,且不说新熟识的前朝大臣,光是小斯塞的红利就让他腰包鼓了一圈。

顺风顺水久了,差点忘了伴君如伴虎这句至理名言——皇上继位这些年一直走的怀柔政策,血光都很少见,这次突然龙颜大怒,一连斩了好些臣子。

顺子跟着吴总管去了一回,雪白的钢刀一落,滚烫的热血立刻噗的一声斜射出来,溅在刽子手的脸上、胸上、衣服上,血糊糊的脑袋在地上咕噜咕噜地滚。

顺子被吓得好几天睡不踏实,一闭上眼就是刺眼的血红,听到箐老爷子入狱的消息,顺子腿都软了,怎么到的侧宫都不知道。

———————————

“老爷子这回恐怕悬了,您们快找人帮忙吧!!锦贵人您快找皇叔求情吧!您还有什么话、要带给老爷子,我找人想办法给老爷子送过去,您快说呀,晚了老爷子恐怕想听也来不及了,您快说呀!!”

阿箐边听边哭,眼泪不要钱一样大把大把地落,幸好薛洋就在她旁边站着,伸手紧紧箍着阿箐的腰,好让她能靠在他身上。

没接到金光瑶的信儿,薛洋心里还有点底儿,就晓星尘那个脾气,雷声大雨点小再正常不过。

最重要的是,他都没怎么见阿箐哭过,顶多被他气得狠了红红眼睛,哪有这样哭得快背过去的时候!

总是这样,什么都被晓星尘强压一头,他做到的他做不到,他弄哭的人他哄不住,真是...

“你诈唬个什么劲儿!看把锦贵人给吓得!!我就不信,他们能要了老爷子的命!顺子——”

“在!”

“你去给老爷子带信儿,就说是锦贵人说的,让他该吃的吃了,该睡的睡了——月亮头顶上挂着,他是皇上的老丈人!等明儿个太阳爬起来,他还是皇上的老丈人!!去!快去!!”

“喳!”

———————————

三两句打发走了顺子,阿箐也没再哭,薛洋发完火,心情还算不错,满意地勾勾嘴角,转念想到光靠顺子恐怕还不够,还得去慈宁宫一趟。

“行了,有孩子和老子在哭就够了,你闭嘴吧。”

等阿箐顺过气,薛洋一字一句仔仔细细给人缕了遍前朝形式,又一句一句教她一会儿到了慈宁宫该怎么说,阿箐有了主心骨,心态稳了不少,只是还紧贴在薛洋身上不肯放手。

她没遇过这样的事,脑子缓过来了,骨头还在颤,幸好薛洋见过风浪,镇得住场,只是教他看了她的笑话,阿箐心里别扭,加上情绪还乱的很,想也没想张嘴就咬了下去。

因着隔了一层里衣,口感不是很好,阿箐换了个方向吭哧又是一口,听到薛洋闷哼出声心里这才舒服,上下齿微微一松,异于寻常的触感陡然鲜明起来,等舌尖舔上那点凸起,阿箐才反应过来自己是咬了什么,脸颊瞬间爆红。

“看在老、爷、子的份上,劳、资这次不跟你计、较。”

这不是阿箐第一次害羞,却是第一次羞得抬不起头,头顶咬牙切齿的声音透过胸腔一点点震过来,烧的阿箐面红耳赤,闭着眼恨不得钻进地缝里去。

至于薛洋胸口的凸起什么的,她不知道,一点都不知道。

———————————

①三殿下,景仁宫宋贵人之子。宋氏早亡,遂寄养于襄王府,偶然认出二姐遗落之子魏婴,乃认祖归宗,赐予承乾宫主位。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