⑤柳先生

《烟雨草木魂》


*灵感from琼瑶慎入。

 

       没想到,你原来是这样的人。
  
  晓星尘气得很,他只知道薛洋在给金鳞台卖命,金鳞台的前后两任老板都很宠他。原以为是薛洋嘴甜年幼,金家才会惯着他,没想到、没想到居然是因为薛洋“天赋异禀”、“天生奇才”,这才得此殊荣。
  
 

  我是哪样的人?你很了解我吗?你看看你现在这幅样子,跟那些指着金光瑶说他出身的有什么两样?你不是说干什么都一样人人平等吗?你现在这是什么表情?还能是我胡扯的不成?
  
  薛洋今天生日,晓星尘邀了一众好友前来庆祝,乌压压一大群人好不热闹。原以为他们感情足够稳定,加上今天晓星尘当众表白,薛洋心头一热,夜里休息之前就把什么秘密都倒出来了。
  
 

     人人平等跟你的工作不能混为一谈,我以为你的工作需要保密,谁知道你居然在做这些害人的事情, 私自进行人体实验是违法的!你到底知不知道? !
  
  晓星尘快要被气疯了,在活人身上进行药物试验,这得多丧心病狂才能做得出来?!他居然跟一个杀人不见血的刽子手相爱这么久,这简直太疯狂了。晓星尘头痛欲裂,一边是跟薛洋的美好回忆,一边是知道薛洋工作后的痛心疾首。

 
  
  违法又怎么了?我没杀一个人!照你的想法所有人都不要研究药物了!用给人的东西拿人做临床实验怎么了?拿动物做实验就不残忍不冷血不丧心病狂吗?晓星尘,你只要活着,就会有生命因你牺牲,你比我好不到哪去!
  
  看到晓星尘痛苦难过,薛洋痛快极了,这种痛苦又隐约带着一点难过,像是有人在麻辣锅里滴了几滴芥末、还有一些乱七八糟的调味,火辣辣里多了一点酸,还有一点苦。他满心以为晓星尘会理解他,跟那些辱骂、质疑他工作的人不一样,结果晓星尘让他失望了。

 
  
  你简直不可理喻!你真是……太令人恶心了。
  
  晓星尘双眼发红,声音哽咽,薛洋的指责一刀接着一刀割在他身上、捅在他心里,让他心如刀绞。最让他无法接受的是,即使知道了这些,他心里仍旧爱着薛洋,甚至自私地想着,那些人跟他又没有什么关系,他犯不着为他们难过。他的自我和超我在脑子里打架,个人小爱跟社会大爱快要把他逼疯了。
  
   我恶心?你以为你能好到哪去?你们公司卖的药品还是我跟你签的单子你还记不记得?都是我测试出来的,都是在活人身上试验过的!我要是主谋,你就是帮凶,你跟我一样恶心!
 
 
 
  相处这么久,晓星尘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薛洋再清楚不过了。他本可以好好跟晓星尘解释,那些药的危险程度只有30%,他只负责测试这些药品的毒副作用,再加以调整,真正危险的药品都是拿动物预先实验过的,死亡率降低到一定程度再拿人体试验。
  
  可是他忍不了,晓星尘稍微流露出一点负面情绪他都无法接受。其他人怎么说他不管,晓星尘不行,他让他放下戒备、放下心防,甚至在他的心里牢牢扎根。晓星尘的一举一动都会在他的心里引起一场小型地震,他的不认可是一场天崩地裂,是一场世界末日,是他的不可承受之痛。

 
  
  为了缓解这种痛苦,他必须把晓星尘也拉下水去。既然晓星尘遇见了他,就要有这种觉悟,说他可爱的是他,说他恶心的也是他, 在他的心里点火还想全身而退,不可能!不能让他一个人在这场大火里被烧得遍体鳞伤。
  
  滚!你现在就给我滚!永远不要再出现在我的面前!

 
  
  晓星尘声嘶力竭,一副歇斯底里的模样。这跟他认识的薛洋不一样,他长得那么好看,像一朵温室里的小花,哪怕被宠得脾气恶劣,可那依旧是一朵无害的小花。现在这个薛洋他根本不认识,他张开血盆大口像要把他一口吞下去,凶恶得跟原始丛林中的食人花一样,猩红着眼睛说出各种伤人的话,他是瞎了眼才会爱上这种人!
  

  

*喜欢的吱一声昂
  

评论(30)
热度(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