⑤柳先生

《痴怨》4

  

*形同虚设的老师系列ooc逻辑死慎入

人人都在议论校园论坛上的那几张照片,宿营地的帐篷、打了马赛克的重点部位、暧昧不清的体位,以及……一目了然的同性。

学校已经放出通知,严禁同学之间关系亲密,轻者留校察看,重者劝退处分。

薛洋和金光瑶的心情都很不好,照片上的脸虽然进行了遮挡,但难保心细的人不会发现什么。

照片主角要是被捅出去……

奖学金泡汤不说,能否毕业都成问题。

 

事到如今,只能假作不知。

金光瑶隔着座位回头看了薛洋一眼,上次的月考成绩下来后老师换了座位,现在薛洋和王灵娇同桌。

赶早不赶晚,下课就跟薛洋说今天休息时间要请人吃饭道谢。

学校后门就是美食一条街,每天下午六点到八点自由活动,再上两个小时的晚自习。

 

下课。

金光瑶问王灵娇想去哪,王灵娇眨巴眨巴眼睛看薛洋,问他想吃什么,薛洋撑着脑袋闭目养神,没看到金光瑶眼角快要抽筋的眼神暗示,顿了几秒才慢吞吞地开口,芒果布丁。

王灵娇一听就笑了,金光瑶心说幸好,虽然不知道是薛洋自己想吃还是替人女孩儿考虑,私心总觉着前者可能大点儿。

榴芒一家,薛洋最喜欢的几家甜品店之一。

 

王灵娇念完店名噗嗤一笑,金光瑶顺势问她在笑什么,他可没指望薛洋能跟人认真道谢,这些饭桌上的话术更别提了。

进了门就开始玩手机,那副万事不操心的模样让金光瑶是又爱又恨,前者能少给他惹点麻烦,后者是怕有人主动寻衅滋事(……薛洋有时候不说话都能激起别人揍他的欲望),因为懒得周旋反而惹出更大的麻烦。

王灵娇看着薛洋笑了笑,说:“感觉这家店跟薛洋同学挺配的。”

薛洋抬头扫了一眼店名,不可置否。

王灵娇点了跟薛洋一样的芒果布丁,金光瑶点了份芒果班戟,总归都是给薛洋吃的,点什么无所谓。

 

淡黄的灯光,贴满了树木纹理的墙壁,桌椅上的树叶装饰,写着各种留言纪念的薄木片,充满回忆风格的老木屋画风非常受年轻女孩的喜爱,哪怕是王灵娇这种娇蛮少女也不能例外。

薛洋有一搭没一搭地应付着对面座位的搭话和注视,要不怎么说女人是个麻烦的东西呢?金光瑶要是不整这一出他也不用坐在这儿受罪,王灵娇看他的眼神让他浑身都不得劲,这要是个男的他早动手了——看、看、看,看个屁啊!

 

“论坛那几张照片你们看见没?”

薛洋浑身僵硬一瞬,装作无事,挖下一大口布丁塞进嘴里,试图逃避话题。

王灵娇不提这事儿还好,既然提了就少不得糊弄几句,还好已经跟金光瑶提前讨论过,不方。

“宿营那几张吗?”

“对对对!不知道是不是我们班的,两个男生搞在一起,也太恶心了吧……”王灵娇连声附和,窥见他人隐私的兴奋与嫌恶揉在那双明亮的凤眼里,仿佛亲眼见证了事情经过一样。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偏好,只要不打扰别人,喜欢什么……无所谓吧?”金光瑶嘴角的微笑逐渐僵硬,底气不是很足。

“是无所谓,但俩男生搞一起就是恶心啊!被恶心到了说一下而已,又没对他们本人怎么样。”王灵娇扬着头,十分理直气壮,说完耸耸肩,十分轻巧的模样。

  
  
薛洋刚好吃完了布丁,像是没吃过瘾,眼睛落在芒果班戟上动也不动,金光瑶无奈地笑笑,伸手把盘子推到薛洋的面前。
  
得到甜点的薛洋十分满意,看见金光瑶的暗示,像是想起来什么似得,笑嘻嘻地看着王灵娇说道:“对了,上次好像听谁说班长这种人——要不是有温晁罩着,早被人整死了。”
    
 
   
薛洋笑起来又痞又乖,奇异地糅合看得王灵娇目不转睛,金光瑶咳了两下才反应过来薛洋说什么,娇俏的小脸霎时间一片通红,不晓得是羞是怒,一双凤眼瞪得溜圆,急道:“是不是罗青羊?!”

“这我就不知道了,你觉得她有那个胆子吗?想把温主任拉下马的可不少,动不了主任动不了温晁还动不了你?罗青羊应该只是一把枪,算不得主谋。”
  
这一部分是金光瑶跟他的猜测,温若寒算不上什么正人君子,手底下的烂账不少,真真假假虚虚实实,吓唬一个王灵娇不成问题。
  
  
     
“你是怎么知道的?我、我该怎么办?”
  
薛洋眉毛一挑,笑道:“你忘了我是特招进来的?上次赛前辅导听到一点风声,你不用担心,温晁会护着你的,小心点就是。”

“那你呢?你会保护我吗?”
  
顶着少女期待的双眼,薛洋头皮一麻,他一特招保护个屁,家世背景要啥没啥,要不是为了摆脱宿营这个麻烦,他才懒得掺和。

 
  
“当然,但是这件事不能告诉温晁,你也知道,他的脑子……万一坏事就不好了。”
  
薛洋搞怪的表情惹得王灵娇噗嗤一笑,温晁的脑子的确不太灵活,功夫都花在吃喝玩乐寻衅滋事上,想都没想就应了下来。
  
瑶薛对视一眼,同时微笑,麻烦解决了,接下来只要顺利待到毕业就行。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宿营事件变成噩梦导火索。
*凌辱预警3-5p能接受吱声

评论(4)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