⑤柳先生

人设崩塌。

慎重关注。审美与三观呈两极分化。

非喜勿视,非喜无闻,非喜勿看。

相逢即是有缘,各退一步海阔天空。

©⑤柳先生
Powered by LOFTER
 

《烟雨草木魂》06


*逐渐发展为晓薛“晓”与薛晓“薛”的正面对决
*明明身体虚弱还硬撑着找场子的某羊,慎入
  
   
  
  他把命都系在人家身上,结果人家根本不领情。 
   
  没见面的时候他牵肠挂肚魂牵梦断,只差没把肠子悔青。现在见了面,难受的好像只有他一个一样,他承认那晚他口不择言冲动行事,可是晓星尘就没错吗? 
   
  你不给我个解释? 晓星尘双手抱胸,板着脸的样子倒是跟宋岚如出一辙。 
   
    
   
  薛洋想笑,他也确实笑了,真是活到狗身上了,他怎么在这么一个人身上浪费这么多时间,甚至因为他变得完全不像自己?! 
   
  这幅软手软脚的样子回去怎么当金鳞台扛把子,说出去不得把人笑趴? 还是变回以前的薛洋好了,至少自己开心。 
   
  解释什么?薛洋懒得回答,不仅故意曲解晓星尘的意思,还恶意满满地大肆嘲讽,我停个车还得先问问您老人家的意见?您什么时候兼职的停车位管理员我怎么没听说过?老星你也忒不厚道,缺钱用也不跟我打声招呼,我还能不帮你的忙?有句话怎么说的,一日夫妻百日恩嘛!
   
   
   
  我倒是不知道,原来你也会跟人道谢。晓星尘的表情难看了一瞬,随即恢复过来,眼神从蓝曦臣身上划过,最后两个字念得有些轻巧,像在嘲笑什么似得。 蓝曦臣接完电话,再看这两人情况居然完全插不上嘴,只能悄咪咪地又戳了一遍金光瑶的微信。
   
  还不是您教的好,让我知道什么叫君心难测。薛洋嗤笑一声,此前的小心翼翼像个笑话,晓星尘这种人,怎么会需要他的保护?他比谁都看得清楚,金刚石都没有他的心硬! 
   
  不熟悉的时候他觉得晓星尘是个傻子,熟悉之后他自己成了傻子。还好,不晚,还有翻盘的机会。 
   
   
     
  蓝总监大概不清楚,跟您介绍一下,这位是我的前任,薛洋。素行不良,阴险狡诈。蓝总监还是小心为上,不要被他的外表蒙蔽,我就是前车之鉴。
   
  晓星尘这一席话让薛洋刹那间心如死灰。他在晓星尘心中竟然只配这八个字,实在是太可笑了!
   
  他以为他是谁?凭什么对他下这样的定义?!阴险狡诈是吗?好,今天还就阴险一回了!晓星尘,既然你不识好歹,就别怪他翻脸不认人。 
   
   
  
  得不到心就绝不碰他的身体什么的,那是正人君子的把戏。薛洋自认不是什么好人,趁着还有点儿⭐趣,先把人弄到手,等玩腻了再说。 
   
  这么一想,骨子里压抑的凶狠野蛮一个接一个地苏醒,刚好力气也恢复得差不多了。 
   
  薛洋靠着车门,慢条斯理地脱掉外套,露出里面的黑色贴身马甲,一手抓乱打理整齐的头发,一手把刘海抓上去,露出整个额头,最后在脑后挽了个高高的小辫儿。打理完毕对着晓星尘挑了挑眉,似笑非笑的流氓习气竟然意外的撩人。
  
  这样的薛洋让晓星尘的心跳乱了一拍,他有种不好的预感,双脚却仿佛被钉在原地,嘴唇微动然而发不出一点声音。

   
    
  星尘,你是不是误会什么了? 
   
  一个是工作上的合作伙伴,一个是金光瑶重视的朋友。记得金光瑶上次跟他说过,薛洋跟他的相好怎么怎么恩爱,怎么现在一副冤家路窄的模样? 
   
  还有他这个朋友是不是做过模特,气质变得也太快了吧?明明之前那么乖巧可爱,怎么一眨眼就跟变了个人一样? 
   
  蓝总监有事就先走吧,我跟星尘有点私、事要谈。薛洋一手抓着外套一手插进裤兜,邪气又天真的笑容让蓝曦臣感觉不太妙,金光瑶到底看到他的消息了没有!!
   
   
  
  你们都别激动,我给阿瑶打个电话,千万不要感情用事!上一次遇见这种情况还是蓝湛顶撞叔父那会儿,被叔父打断腿卧床小半年。那次他没能阻止事情发展,这次说什么都要拦住。
   
  果然还是做回自己舒服,是不是?晓星尘,你说你有什么好的,让我中邪一样跟着你“改邪归正”?薛洋走到晓星尘面前,伸手扣着人下巴强迫晓星尘低头。 
   
  晓星尘被薛洋戏谑的眼神看得眉头直皱。除了刚认识那段时间,薛洋很少在他面前表现出攻击性,以至于他不确定原先的安抚手段对现在的薛洋还有没有用。 
   
   
  
  你想说什么?晓星尘拉开薛洋的手后退一步,拉开两人距离。
   
  没什么,做点早就想做的事情而已,你紧张什么。晓星尘退几步薛洋就上前几步,直到退无可退。 
   
  你现在很需要钱吧?求我,说不定我会念在旧、情的份上,帮你一把。薛洋站在离晓星尘一步之遥的距离站定,双手抱胸,语气轻佻。 
   
  晓星尘双眼微睁,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内容。薛洋这话是什么意思,落井下石?还是……早有预谋? 
   
   
  
  不管哪一个都超出了晓星尘对薛洋的认知,为了好聚好散,也为了个人尊严,晓星尘毫不犹豫地出口拒绝,转身就走。 
   
  就凭现在的情况,你以为还有人敢借钱给你?晓星尘的反应完全在薛洋预料之内,所以他拦都没拦,只要晓星尘还想保住他的心血,他就不会输。 
   
   你不要以为所有人都跟你一样。晓星尘不带感情地回了一句,转身就走。 
   
  要不您先看看贵公司现在的情况? 
   
  晓星尘犹豫了一会儿,拿出手机开始查阅信息。薛洋坐在车前盖上,盯着晓星尘的侧脸发呆,这人就不会示个软吗?非得威胁两句才肯听话,向他低个头会死?想到那八个字薛洋就一阵上火,喀嘣两下咬碎了嘴里的硬糖,气得牙痒痒。 
   
   
  
  一次挫折而已,天无绝人之路。晓星尘放下手机,十分淡然,无他,自信而已。
    
  你可以打几个电话问问,再做决定不迟。薛洋眨眨眼,笑着给了句忠告。
  
  这一步由晓星尘自己走的效果或许更好,但薛洋等不及了,他现在就想把人带回去,极尽所能。
   
  反正以前他们也是这样,只不过乖巧变成了威胁。难得做一次庄,他可得好好玩玩。 
  
   
  
*想在最后加一句,车灯闪出诡异的亮光。(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