⑤柳先生

人设崩塌。

慎重关注。审美与三观呈两极分化。

非喜勿视,非喜无闻,非喜勿看。

相逢即是有缘,各退一步海阔天空。

©⑤柳先生
Powered by LOFTER
 

《烟雨草木魂》08

   
*剧情需要不代表笔者观点,慎入。

  

  “薛洋,你太让我失望了。”晓星尘寒着脸,扔下话转身就走。 
   
  等会儿他该怎么跟宋岚解释? 对不起,都怪我跟薛洋吵架,他见不到我这才拿你出气?晓星尘闭着眼,努力屏蔽掉脑子里的薛洋,深深呼了口气。
  
  你不想救你的公司了? 晓星尘!你给我站住!
   
  离目标实现只差一步,对方却临时弃牌了,这怎么行!薛洋连忙跳下车前盖,挡在晓星尘面前。
   
   
  
  晓星尘往左,他就往左。 
   
  晓星尘往右,他也往右。 
   
  你来我往,不亦乐乎。
   
  现在情侣吵架都这个画风的吗?蓝曦臣看了一会儿,心里琢磨,怎么跟幼儿园某个游戏这么像。 
   
  又看了会儿,没忍住,两个二十好几加起来都四五十岁的人了,绷着脸在停车场挡来挡去,一时忍俊不禁。
   
   
   
  笑声引起了两人的注意。 
   
  被两双不含感情的眼睛盯着,蓝总监自问还没那么厚面儿,干咳两声,谁能跟我解释一下现在的情况? 
   
  晓星尘最近好像背运的厉害,倒霉程度跟他上学时候有得一拼。
   
   
  
     一想到跟薛洋的幼稚举动都被人看在眼里,晓星尘的耳朵就开始发热,脸上一阵红一阵白的,平时跟薛洋闹惯了,一时没反应过来,这下好了。
   
  薛洋斜眼哼笑一声,抱胸站在原地,也不回话,只管看晓星尘,直看得他两耳越发灼热。 
   
  晓星尘强行忽视薛洋的视线,干巴巴地开口,一时半会儿说不清楚,宋岚现在医院,我得先去看看。 
  
  蓝曦臣点头,表示想要一道去探望探望。
   
   
  
  晓星尘自无不可。
   
  一想到还有个麻烦等着,他就一阵头疼,要是薛洋也跟蓝曦臣一样好说话就行了。 
   
  自从两人分开以后他就倒霉得不行,晓星尘都记不清这是第几次了,麻烦一件接着一件,砸得他措手不及,实在没有多余的精力跟薛洋吵了。
   
   
   
  逃避不是解决的办法,晓星尘再不愿意也只能转身正视薛洋。
   
  药品的事先不说,如果一定要靠你我才能撑过这次,我宁愿被人收购,这个答案你满意了吗? 满意了就让开。
   
  薛洋没说话,瘪着嘴看晓星尘,这是要跟他鱼死网破?
   
  薛洋提起拳头,牙关紧咬,拳头却在离晓星尘1cm的地方停住,终究下不了手。
   
  晓星尘倒是动也没动,眼也不眨地看着薛洋。 
  
  他现在是光脚的不怕穿鞋的,且不说能不能和解,靠裙带关系来度过事业危机这种事想都不用想。
   
  在一起的时候没有用薛洋的钱,现在当然也不会用。 
   
   
  
  他是理直气壮了,薛洋可就难过了。 
   
  百般思念千般算计,迅速湿红的双眼混合了各种复杂的情绪,晓星尘甫一注意就匆忙别过了眼。
   
  一直很喜欢薛洋的各种小表情,过去是,现在也是。 
   
  虽然薛洋现在看上去格外凶狠,恨不得把他拆吃入腹,但他就是能从那些茂盛繁密的荆棘丛里、一眼看到最深处的待放蔷薇。
   
   
  
  不仅如此,他更清楚地知道,只要低头,一切都不是问题。 
   
  薛洋一向如此。他宠着他,他又何尝不宠着他?
   
  薛洋的工作他专门找人咨询过了,只是因为股市突然失控所以连夜加班,抽不出时间跟人道歉。
   
  宋岚这一遭实在是……也许他跟薛洋命中无缘吧。
  
  晓星尘叹了口气,拍拍薛洋的肩膀,郑重道: “不要让我恨你。”
   
  
   
  语气之间充满了释怀,薛洋一愣,脸上滑过一道水光,晓星尘没有注意,动作迅速地开门上车、发动引擎,宋岚因他而伤,理当由他负责。
   
  捅出这样的篓子,他真的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宋岚。 
   
  薛洋看着关上的车门,呼吸一阵比一阵急促。上次还能说是情绪激动,这次呢?晓星尘是要彻底放手了? 
   
  凭什么! 他同意了吗!
   
   
  
  薛洋不用想都知道这沙雕肯定又是信了什么命,骂了句脏,气吼吼地拉开车门坐上副驾驶——那是他的专属座位,他倒要看看这撒币还能干出什么蠢事。
  
  晓星尘顿了顿,没有阻止,招呼蓝曦臣准备出发。
 
   
  
*这么一点儿憋在喉咙差点窒息,可算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