⑤柳先生

《抄袭鉴定与个人创作》


  ——很可惜,现在法律能保护的只有“表达方式” ,类似论文查重。
    
  抄袭这个定义,能参考的只有高考作文的“雷同”标准和法律标准,其他都做不得数。

  哪怕有完整的“证据”,哪怕人尽皆知,也得不到想要的“公平”。
  
  这个不知什么时候能解决的问题暂且搁置,这里稍微谈一下关于创作与阅读的浅薄见解。
  
  
  
  *阅读
  不管是原创还是同人,大佬还是萌新,都被“抄袭”闹得心惊胆战,上门“碰瓷”,“借鉴衍生”等乱七八糟的事、搅得抽闲看小说打发时间的各路人马人心惶惶。
  
  一边是喜爱信赖的大大,一边是被抄or抄袭的“正义之士”,每个人都在为所爱奋勇杀敌,完全忘记了自己看小说的初衷。
  
  一种狂热的病毒寄生体无声无息地钻进每个人的脑子,想要获得宁静只能“忍痛割爱”——淡圈、退圈、注销、封笔。
  
  
  
  这不是我们想要的。
  
  但是我们想要维护喜爱之人的权益。 这没什么不对,能理智一点就最好了。
  
  没人会想看到喜欢自己的人因为自己化身妖魔,也没人承担得起这份代价。
  
  战场中心是腥风血雨,战场边缘是刀枪剑戟,不管结果如何,最后的苦果会平摊到每一个人身上,哪怕仅仅坐在屋里等候前线消息,悲痛一样会如期而至。
  
  这一切的前提是还有正常心智,失心疯等孽障不在其内。
  
  
  
  浴血奋战的目的,不外乎是保护所爱不受伤害。然而爱是相互的,不止一次看到被长评表白的作者高兴得不知如何是好,或是感激、或是尖叫、或是跑圈。
  
  她们同样不想看到有那么一群人因为喜欢自己而遍体鳞伤。或许封笔就好了,没人喜欢就没人受伤,又或者夜以继日地努力耕耘,只为有朝一日能够保护那些喜欢自己的人。
  
  爱是相互的。
  
  可惜我们仍未知道,为什么原本一片宁静的海面会翻起滔天巨浪,为什么会有那么多无妄之灾,为什么偏偏在想要做点什么的时候发现自己无能为力。
  
  
  
  我们研发武器,是为了以防万一、增加筹码,但是我们绝不首先使用武器。
  
  同样,我们可以连夜查重、调色、翻记录,但绝不使用网络暴力。
  
  不能因为素不相识就毫无顾忌,相反,与人为善才能替所爱广结善缘。
  
  风水轮流转,没有谁能成为不死的传奇,善因不一定善果,但一定不会恶果,哪怕一时不慎失利,积累的善因也会帮你及时补救。
  
   一意孤行带来的伤害远远超过你的想象,谨言慎行。
  
  
  
  *创作(崩坏慎入)
  旧壶装新酒,就算是一样的故事,两个人来写也不会完全一样。
  
  如果简单的剔除骨肉,就凭骨架相似、具象特征一致就认定这是抄袭,那我们就不用学语文了,这门课完全是多余。

  不用上学就会讲话,还学这些“无用功”作甚?

  喜欢说人抄袭的,作文书甩他脸上,喜欢鉴定就慢慢鉴定。

  
  
  个人感觉抄袭就是完全借鉴某个人的观点,稍加修改,变成自己的东西,把不喜欢的改成喜欢的。

  除了能让人看出他和原作者的人品差别之外,再无其他。

  写东西其实是把一个人的想法观念,毫无保留的剖析给人看。

  这个人到底怎么样,可以从字里行间透露出来,要不怎么说见字如面。

  
  与此同时另外一个问题是,写这个东西,是否代表笔者本人支持这个东西,要看他的主人公对这个事情的态度。

  作者在主角身上下的功夫最大,也最能表明本性。

  主角遇到事情时做出来的决定,一定程度上代表了作者认可的方向。

  不过也有例外。有的作者喜欢根据真人真事改编,所以可能是他朋友的故事,不代表他自己,但是一定会有一个配角来替作者说出自己的心声,并在事情的结尾,证明这个结论。

  有的文看着大气,有的文看着油腻,有的文看着猥琐,不用想,多半是主角的原因。

  阅读量少,不代表不可以参与,但这种时候最好听一些见识比较多的人的意见,然后再做决定,不要盲目站队。
  
  如果一个高考评卷老师认为一篇文章“雷同”、抄袭,学生往往无话可说。

  but如果是随便哪个小辣鸡,比如——老祖明明是xx独创!字号都只有xx认真去想,你不可能跟xx一样认真!你是抄!——十八般武艺会多少用多少,不要客气。
  
  日他奶奶个大鸡腿。
  
  

        *深井冰
  说到底,抄袭其实不是什么大事。出来混就别太玻璃心,种什么因得什么果,顶多从互敬互爱转成你贱我渣。

  依旧喜欢你,只是不再温柔待你。

  打你骂你还嫖你,就是不给你氪金略略略。

        至于开除籍贯什么的,没有金刚钻不揽瓷器活,一言堂早就没有了。
  
  粉到深处自然黑和一粉顶十黑也不是什么新鲜玩意儿,对手再怎么超神,也比不上己方一个猪队友不是?

 

*有不对还请指出。

评论(19)
热度(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