⑤柳先生

人设崩塌。

慎重关注。审美与三观呈两极分化。

非喜勿视,非喜无闻,非喜勿看。

相逢即是有缘,各退一步海阔天空。

©⑤柳先生
Powered by LOFTER
 

《敛芳纪事》


*无cp 微温瑶
 

  誓约 历遍世间转化♬
  善恶 未报最终需要代价♬
   
  
  他叫孟瑶,楼里的红牌之子。 
  
  不似大家闺秀胜似大家闺秀的娘亲执着的认定——他那个素未谋面的爹会接她们母子回去,他信了,所以娘让他学的东西他都努力去学。 
  
  因为那样娘会高兴。 
   
   
  
  最近几日的客人总是让娘不高兴。即使娘不说他也知道,自幼生活在烟柳之地,即使娘很努力的让他学习世家仪礼—— 
   
  可是,该知道的,早晚都得知道不是吗?

  教礼仪的师傅说,像他娘亲这样的女子他从不少见,但是像他娘这样死心眼的却是不多。

  世家仪礼也是楼里的倌馆们吸引客人的一种手段,但是只学仪礼是不行的,要拉住客人不能只靠这些。 
   
   
  
  “要不要学,全看你。”

  娘从不让他靠近前院,但他知道娘做的是皮肉买卖。

  世家最为不耻的皮肉买卖,彼时他已经对那所谓的爹有点死心了。

  诗书礼仪德育廉耻所学种种没有一样告诉他——烟花女子可以进入世家大院。

  他瞒着娘跟师傅学了小倌们应学的东西——皮肉这玩意儿,靠的就是年轻啊!

  娘,爹不会来接我们了。 
   
  别等了。

  

  平步震惊天下 绸缎如镜 玉砌似画♬
  眉目如雪 未染细沙 请你留下♬

  
  射日之征。

  他永远也不会忘记那天,所有人眼带热切的看着他,眼里是从未有过的热切与赞赏。

  好像所有人都忘了——杀了温若寒的,是个娼妓之子。

  这场因为不愿受制于温家揭竿而起的战争,不可谓不盛大——几乎聚集了所有修道精英。

  战争到高潮的时候,温若寒决定去给温家人撑腰打气,当然是他鼓动的——

  一听到赤峰尊的刀鸣,他就忍不住暗自激动,如果受益于你最不耻的低下手段,你会是怎样一副表情呢?

  赤,峰,尊。

   
   
  温若寒待他很好。

  他许诺他——等赢了这场战争就带他游览四方。

  这是温若寒活了大半辈子后的人生追求,他的人生虽然不堪却刚刚开始。 
  

  
  和温若寒一起固然是个不错的选择,但他还有一些事情,必须要拿一个结果。

  杀金家带队队长的时候,不可谓不痛快。

  平白被人占去应有的功绩还要受人辱骂这种事,他做不来。

  一辈子都做不来。

  娼妓二字带来的负面影响远超他的预料——

   
  
  “听说他娘是有名的花牌呢~”

  “那他会不会从小耳濡目染也…?”

  “你说什么呢!不知道人家娘比大家闺秀还大家闺秀吗!”

  “哈哈哈,大家闺秀——那他还能是世家少爷不成?你别逗我了!”

  “人家去金鳞台寻亲你不知道啊?这可是仙督之子呢!”

  
  “少爷您肯定不稀罕这些军功,这些就便宜我们哥儿几个吧?”

  “戒指给你,咱们修道之人不重情欲。估计你也没什么本事养活自己,这些修炼资源就给你了啊,不用谢我了”

  “修炼资源?那不是你的龙阳图册吗?”

  “你还真以为我给他的是修炼资源啊?哈哈哈就他那模样,不修龙阳真是白瞎了这么好的苗子!”

  “说的是说的是啊哈哈哈!!”

  

  若抱住 别做梦 未得宠♬ 
  看到的 听到的 不要信♬

  
  赤锋尊——聂明玦。

  第一个将他从这些污言秽语中救出来的人。 
  

  他告诉他出身不重要,他告诉他有了能力没什么不可能。

  温家以明日为族徽,空有一副骄傲自大的架子,半点没继承到温家前辈的和煦仁爱。

  
  他一向是喜欢太阳的,太阳就意味着白天,意味着他可以离开楼里去上课,意味着娘可以回房休息不用接客,意味着他终有一天可以摆脱肮脏的出身、一身无垢的迎接世人的眼光。

  
  然而直到这天,他才见到真正的太阳——正气凛然英姿飒爽威严神圣不可侵犯。

  他不看他的出身,只看他孟瑶本身。

  何其有幸——能认识赤锋尊。

  绝对是他这不幸的人生里最值得纪念的事情了。

  
  从金鳞台滚下来的事情早已经传开,赤锋尊依旧不顾他人非议执意将他带在身边。

  在赤锋尊身边的日子是快乐的,可他并不能一辈子依着赤锋尊,而射日之征是个出人头地的好机会。

  如果聂明玦没有撞见他用温家剑法杀了金家人的话——他的太阳一定还是他的太阳。

  只看孟瑶本人不看孟瑶出身的太阳。

  
  然而天上的太阳尚要东升西落,更何况聂明玦这样一个眼里揉不得沙子的世家家主呢?

  初遇时的正午烈日已经越过去了。

  日头只要西斜,聂明玦总会看见孟瑶的黑影的。

  哪怕他努力的将阴影踩在脚底也没用,看见了就是看见了。

  孟瑶就是这样一个人。 
   
  不管你赤锋尊喜与不喜,黑白自由你去定义。

  他活命的方式不容他人置喙——更何况,本也就没得选择,呵。

  偷技之徒?他只是为了活着!为了活着也是错吗!

  如果这是错,那只能说——是这个让他出生的世界的不是了。

  让他靠近光源,又让他觉得自身污秽,真正是史上第一大笑话!

  纵是如此,他也要努力的活出个人样,哪怕是以你聂明玦最不耻的方式。

  
  没有任何因素能影响他的人生。

  不管娼妓之子,还是聂明玦。

  

  哀莫大于心不死。 
   
  这句话他现在算是晓得了。

  孟瑶迅速在温家站住了跟脚,至于怎么站住的,侬——

  除了最顶上的温家家主,还有谁能办得到呢?

  他在兰陵的事情早就传遍了,当时还有几个温家小辈对他指指点点,温若寒也没说什么。

  看了几眼其中几个讨论的最兴奋的,几日之后,半点流言也无。

  这就是权利顶端的力量啊,不费一兵一卒就能有此种结果。

  如果...…

  

  哪来什么如果。 
   
  叹罢收棋,聂明玦很好,可如果不能为己所用,没有任何意义。

  他很好,不吵不闹不委屈,也不需要别人知道。

  “孟瑶,陪我去看后山的花海吧?”

  “荣幸之至。”

  “我说了我们不用这么客气!”

  “孟瑶不敢逾矩。”

  温若寒若是收敛了自己的性子,什么浪漫都是玩得来的。 可是他位高权重,此等情意,实在承受不起。

  
  孟瑶。 
   
  他从未听过他如此严肃的唤他。 
   
  低头、弯腰、屈膝,再熟悉不过了。

  下颌被强行抬高。 
  

  
  “我心悦你,与你无关。”

  “随我赏花便是。”

  随心所欲到这种地步,能坐稳位子也是不容易啊。

  怔愣不过一瞬,“家主请。” 
   
  忽略心里的悸动,算算日子,也是该跟蓝曦臣联系一下啦。

  “可喜欢这金星雪浪?”

  “家主有心了。”

  “金家,呵,也就这些花还算干净。”

  温若寒一反常态跟他絮絮叨叨了很多话,仿佛这满山遍野的花香让他失了魂似得。

  “黑云压城城欲摧。”

  “甲光向日金鳞开。”

  温若寒给了他藏书阁的暗室密令,总觉得他在暗示什么,算了,上位者的心思哪是他猜得透的?

  “哈哈哈哈!”

  温若寒仰天长笑,笑得他莫名其妙,这种时候只要微笑就好了。

  他不知道温若寒和金光善有什么梁子,不过兰陵,他是一定要回去的。

  偌大一片金色花海,被突然发起疯的两人糟蹋的七零八落。 
  

  “温式剑法,其独特之处在于如此这般...”  

  赏花完毕的温若寒兴致大起,非要在这儿考校剑法,考完不算还现场教学。 
   
  此处……终究是重新翻修。

  
  “温狗滚出来!”

  “阿瑶,可愿陪我一战?”

  “荣幸之至。”

  恨生,轻软细剑一柄,他用此剑抹杀了不少腌臜玩意儿,终于...…到今日了。

   
  “温狗!你大势已去!还不束手……”

  温若寒身边的位置,独属于孟瑶一人。 
   
  是以孟瑶动手的那一刻,竟无人来得及阻止。

  原来所谓地久天长,不过一厢情愿。 
   
  他看着温若寒的元神全无表情的看着自己,他听到温若寒以元神为代价的诅咒,直到他亲手捏碎了温若寒的元神。

  

  庆祝大会上觥筹交错言笑晏晏载歌载舞,他终于实现母亲所愿认祖归宗。

  可是这满堂欢笑,竟无一处让他真的从心底感到欢喜。他们的热闹,与他没有分毫关系。 

  那日温若寒的声音仿佛刻在脑子一样一遍遍地摧残他的神经。

  我要你终有一日真心错付,失其所爱、负其亲友,声名狼藉、无处可藏,身心具受千疮百孔之苦,以此消我爱恨情长。

  金家孟瑶,你终究会落得和我一般下场。

   

*题外话

如果是重生的孟瑶,知道了蓝曦臣聂明玦后来的事情,他可能会选择跟温在一起称王称霸,可惜他年纪轻轻就得到重视,野心和抱负不允许他提前过上老年生活:(

  1. 薛瑶⑤柳先生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