⑤柳先生

人设崩塌。

慎重关注。审美与三观呈两极分化。

非喜勿视,非喜无闻,非喜勿看。

相逢即是有缘,各退一步海阔天空。

©⑤柳先生
Powered by LOFTER
 

《难为人妻》24


*宋薛ABO……除了生子毫无意义的世设

*我的诗没有了,只留下个四不像。
*梦想与现实,隔着万水千山。

  

薛洋陪了会儿孩子就出了病房,没想到宋岚也跟着出来了。 

你离我远点儿。 

思睿正在吊水,金家大小见孩子没事儿也就散了,留宋薛两个阖家团圆。 

  

薛洋,顿了顿,宋岚补充道,思睿需要父亲。 

你是说你吗?薛洋挑眉,跟一个宋岚过日子都够呛,回宋家老宅不得死上一回。宋老爷子的脾气他可受不了,为了老爷子身体着想,一个人凑合挺好。 

你需要我,我也需要你。宋岚沉默许久,这才吐出一句似是而非的告白。 

  

哦,那算了。薛洋也没指望宋岚说出多肉麻的话,可到底还是有点失望。有种人天生不会告白,就像他天生不会安慰人一样。 

那你的发情期怎么办?吃药不是长久之计。 

宋岚抓着薛洋的肩膀,正视对方,他整理了一遍他们的回忆记录,不管是照片还是视频都少的可怜,比起某著名夫夫确实相差甚远。鉴于一个不可靠的猜想,他一直不愿意强迫薛洋,或许如某人所说他想错了呢?

  

[按照发情期解决生理问题,又不是跟机器人过日子,岚哥你可真行。] 

跟你有什么关系?我已经切了腺体,你不知道?以后再也不会有什么烦人的发情期了。 

薛洋哼笑一声,对宋岚提出的问题嗤之以鼻,最讨厌这种自以为是的Alpha,以为O离了他们就活不了,明明他们才是制造一切罪恶的源泉。 

  

这样也好,现在你可以跟我回去了吗? 

宋岚沉默了半天,欣然应允,这反应明显超出了薛洋的预料,为什么他没有气得跳脚? 

薛洋后退一步,奇怪道,我说的话你是不是没听见,我——薛洋——不是你们宋家想要的完美人选。 

  

宋岚一把抓住薛洋的细白手腕,郑重道,是我跟你过日子,不是宋家跟你过。我一直以为你喜欢星尘那样的温柔款,后来才知道不是。给我个机会,我们会有更多的时间来了解彼此。 

这种似曾相识的的深情让薛洋为之一振,倒是有了点求婚时的感觉。一个人照顾小孩儿很累,一直待在金家也挺碍眼,懒得培养一段新的感情,但他还能相信宋岚吗?薛洋暗自摇头。

  

相不相信其实无所谓,换个地儿找个保姆也不是什么难事,摆摆手,懒得多想,左右还有金光瑶在,惫懒道: 

“你不了解我,但我了解你。如果没有那些流言蜚语,你根本不会向我告白,是不是?你只想对我负责,根本不喜欢我,我能感觉出来。刚好流言主角是我,随便换个什么人你也是一样的态度,对吧?孩子给你一个,不,现在是两个,我们一拍两散,多好!?” 

  

那我还得谢谢你?宋岚咬牙,继而微笑,道,你太自负了,薛洋。你问都不问就擅自做了决定,我还不至于随便抓个人就上去求婚,你是看不起自己还是看不起我。 

宋岚比薛洋高一大截,每回低头俯视都让薛洋觉得对方高傲无比,被变相承认本来应该感到高兴,但宋岚这个表达方式实在太让人不爽了。

没有不喜欢都这么对他了,喜欢的要死那还了得?!这么一想,出口就是一顿冷嘲热讽。 

  

我问你啥?每天忙得人都不见的不是你?一心扑在部队上,忙起来连发情期都不回来的不是你?搞一次跟杀人一样 ,这就是你喜欢人的表现?笑死人了,别人的喜欢要钱,你的喜欢要命。 

  

宋岚长哦一声,握拳击掌,难怪你老躲我,原来是害怕。 

这话也太伤人自尊了,薛洋挥出去的两拳一脚全被宋岚抓住挡下,只能瞪着眼睛骂人。 

宋岚丝毫不为所动,放下薛洋的手脚,把人逼到墙角,道,你怕我,所以哪怕切了腺体,没有发情期也不敢跟我相处,你不敢面对我。 

  

鬼才怕你!!处是吧?行!谁怂谁狗! 

明知道这是对方的下的套,薛洋也只能捏着鼻子往里钻,送上门的劳力不用白不用。

哼,谁傻谁知道。 

  

*大纲被野马拖走,诗和远方?不存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