⑤柳先生

《养狗》


*荒谬不是在刀尖上跳舞,而是习以为常。

 

这是两个蓝阶机器人组成的家庭,他们养了一条狗,在狗三岁那年又养了一条。

这里讲的是第一条狗、小a的故事。

 

从记忆起,男主人就经常外出忙碌,小a很少见到男主人的影子,通常是女主人陪着她,可惜时间太久,小a不记得了。

没两年女主人也开始忙,然后就有了小b,从此开始了漫长的看家的日子。

 

年龄合适的时候,小a被送去上学,所有适龄生物都要接受教育。

刚开始小a表现不错,两个主人都很高兴,小a是他们的骄傲。

后来小a遇到意外,表现越来越糟,与此同时小b表现出了远胜小a的天赋。

两个主人对小b投入了更大的关注和关心。

 

小a经过一段时间的挣扎逐渐认清事实,开始放任自流。

小a在学校的表现不好不坏,中上游。两个主人一开始都很着急,后来听周围人说先天因素,没办法,你们家小b那么优秀,怕什么。

旁人说这些话的时候完全没有避开小a,当着小a的面揭开了血淋淋的事实。

 

小a很奇怪,可是没人向她解释,也没人会听她说话。

两个主人只在想起来的时候才跟她说上两句,让小a不要懈怠,继续努力。

小a的问题太多了,为什么要学习,为什么不能只学自己喜欢的东西,这些在其他人眼里理所当然的事,小a完全搞不懂,十多年后小a才明白。

 

学习才能进步,才能提高,才能有更多的自由。可惜那时候没人跟她解释。幼稚的叛逆念头在小a心里悄悄滋生。

从兢兢业业到打鱼晒网,小a在两个主人看不到的地方尽情撒欢。小b一如既往的优秀,他现在到了升学考试的关键时候,两个主人更是对他投入了200%的关心。

 

小b今年回家没有和他以前的朋友联系,男主人问他为什么不去玩了,小b回答不在一个学校,想法观念相差太远,没有意思。男主人大笑两声,非常高兴,好几次都跟朋友提起此事。

小a不喜欢被人谈论,更不喜欢成为话题的主角,所以她努力避免跟人透露自己的任何私事,包括两个主人。

 

恰好两个主人工作都很忙,下班回家吃了饭就各忙各的,有时候抱怨两句工作,有时候聊聊邻居的八卦。

小a吃完饭就回房间忙自己的事情,主人不会跟她提工作上的麻烦,邻居小a又不熟悉,主人的世界于她而言仿佛只是一部超长加载的影片,而她只能看着屏幕干瞪眼。

 

虽然小a成绩不如以前,但主人依旧把她照顾得很好,从不缺穿少用。依照学校学习的内容 ,小a应该对此怀抱感恩的心情,感谢主人的付出与牺牲。

在结业考试之前,小a也是这么想的,并深以为然,有时甚至会去批评教育那些抱怨主人的坏东西,责怪他们不懂感恩。

 

小a独自出发去了新的城市,所有的一切都非常陌生。第一年小a交到了很多朋友,第二年跟小a玩的最好的那个跟她单方面绝交,不知道原因,也问不出来,小a现在觉得可能是她太过依赖对方。

从那以后,小a开始学着独立,不分大小一律亲力亲为,成为学弟学妹眼中的学习榜样。

 

之前在家附近上学的时候,小a有几个朋友总喜欢把自己的事情交给对方去做,虽然是一些跑腿之类的小事,但小a一度以为这样做是正常的,帮朋友做点力所能及的事嘛。

可惜并不是。

第三个城市,小a认识了个姐姐,苦于不会操纵复杂软件,经常麻烦小a。

次数一多,小a也慢慢明白过来了,为什么当年那个朋友会跟她绝交。

 

小a开始学着不麻烦别人,在新的朋友圈子里成了好人卡接收处。

仅仅三四年的功夫,小a与两个主人之间的距离越来越大。

小a努力往她觉得好的方向努力,然而今年回家,太长时间没见的新鲜和热情才刚刚过去,两个主人就先后开始了熟悉的挑刺儿模式。

 

小a在外学习的时候遇到不少老师,其中不乏性子暴烈、说话难听的,但没有一个比得上两个主人。

在老师面前有多谦恭,在主人面前就多暴躁。小a努力消化不该有的情绪,但这些努力都抵不上一句似是而非的关心。

 

小a指着门让主人出去,男主人气得一肚子火,边走边骂,责怪小a不懂感恩,回家一趟光给他丢人。

主人说好歹我们有血缘关系,我说你还不是为了你好?我才说了两句,你看看你什么反应,这就是你学了这么多年最后学到的东西?以你这样的脾气你以后怎么出门,谁能受得了你?你看看你回家以后都干了些什么,把自己锁在房间丝毫不关心家里的事情,你还算不算是这个家的人?

小a记得,男主人那天在和邻居喝酒,她去找男主人,邻居见她来笑呵呵地问了一句,今后有什么打算?

小a不冷不硬地怼了回去,关你什么事儿,操心你自己就行,用词苛刻而尖锐,男主人尴尬地打了个哈哈,给邻居倒酒。

 

喝完酒的醉汉和絮絮叨叨的八卦婆是小a最讨厌的两种人,在外面看见都会绕着走,丝毫不想跟这种人近距离接触,更不要提说话。

男主人走后,小a蒙在被子里低喊、抽噎、啜泣,大口呼吸好平复自己的情绪,可惜没有半点用处。

剧烈的呼吸让她四肢发麻,胸口处一阵收缩,脑子也跟着犯木。女人推开门进来,跟男主人一样的意思,只不过更加委婉,让小a看开一点,不要那么固执,一家人哪有过不去的坎。

 

女主人坐了一会儿就走了,小a平静地听完,静静地思考了一会儿女主人的话,听起来挺有道理,看开一点儿,就没那么痛苦了。

如果所有的事情都能这样解决就好了。理智经常跟感情处在两个极端,小a夹在中间,没多久就偏向了感情那边。

 

主人跟她到底是一种什么关系,小a至今没搞清楚,她的确是主人、是爸妈的女儿,但那又代表着什么?

物质的满足跟精神的空虚形成两个极端,小a向来不在乎身外之物,吃的好吃的坏,穿的好穿的坏对她来说没有区别。从给予的意义上,她应该感谢,也必须感谢。

 

但这种给予又太少,小a很少跟小b联系,就是不想看到那种备受喜爱的真命天子光环。

他们可以因为小b的一个错误, 连续好几天的谈话、沟通,关注小b身上的每一件事,甚至因为小b彻夜难眠。

他是那么的重要,不比她幽魂一样,存在感down爆。

 

要是没有小b就好了,这样她就不会感觉到不公——不会因为被施舍了一点关心而失控。

那是小b的专属,给她算怎么回事。

对小a来说,那是公牛眼前的红布,不是久旱喜逢雨露。

 

没有就没有吧,她也不强求,不听不闻不问,假装自己挺幸福,可惜只要两个主人一句话,小a就溃不成军。

绵而细密,好似银针刺骨,一点也无法忍受。

评论(4)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