⑤柳先生

《错付》16


*谁都不知道风有多大,眨个眼的功夫,我连你的影子都没抓住。
  
  
  
  梦之城混进了罪区的逃犯。
  
  不是没有安保系统,但那仅限于建筑之内。女孩被惊慌失措的室友关在门外,因而无法躲避凶手的追击,这种案件根本没有经验可供参考。
  
  妈的,魏无羡心底暗骂,面上仍旧保持镇静听人汇报。
  
  
  
  巡逻人员到达现场的时候,女孩身上的血已经流了一地,长长一条线,红得人心惊胆颤。
  
  照片一早被围观人员发在网上,撤也来不及。魏无羡考虑过他们可能会遭到的各种打击手段,唯独没想到他们居然会对群众下手,连罪区的人都能放出来。
  
  失算了。
  
  
  
  会议室的墙上正放映着女孩的照片,左边是安静微笑的生活照,右边是血淋淋的被害图。
  
  “我去杀了那个混蛋。”
  
  这种静悄悄的肃穆气氛,薛洋根本坐不住,拍桌起身就走。
  
  
  
  “站住。”等薛洋走到门口魏无羡才出声叫人,看着那双盛满了火气旺盛的眼睛不紧不慢地补充道,“这不是杀能解决的事情,安抚群众情绪才是正经。”
  
  真这么简单他早叫人动手了,问题是谁都不知道现在移居的人里还有几个罪区逃犯,这才是让他头疼的部分。
  
  大动干戈一定会扰得民心不定,剥丝抽茧又没有这个时间,真是麻烦。
  
  
  
  整篇报告越往后越沉重,好像除了“弃暗投明”就没别的办法一样,一想到这么长时间的准备都要白费,薛洋这口气就忍不下去,说话也冲了不少。
  
  “那你说怎么办,就这么干坐着?”
  
  网上陆陆续续传出还是官方可靠的声音,毕竟只有保证了安全,才有追逐自由的可能不是?
  
  
  
  会议室的各位脸色都不好看,大都强忍着不说,薛洋才不管,前边报告他后边嘈。
  
  “靠——这么快就变卦,还能不能行了,拿出点儿追逐自由的勇气啊妈的。”
  
  梦之城宣传资料放出后吹捧的是他们,上赶着移居的也是他们,现在出事想要跑路的还是他们,就那么几个知名认证,想不眼熟也难。
  
  
  
  在座都是跟着魏无羡好几年的,知根知底,性子也大同小异,看见这种引导性发言难免心中不快,但他们拿不出解决措施,堵不了嘴,再嘈也于事无补。
  
   “薛洋,你冷静一下,现在不是抱怨的时候。”
  
  眼见着众人的眼刀一个接一个往薛洋身上飞,魏无羡不得不出声调停,天知道这货是怎么稳坐如山的,境界快赶上他了都!
  
  
  
  报告一讲完凶犯的个人信息,温情就抬手叫停。
  
  “罪区所有在案人员都有特殊纹身标记,他们的生活习性也跟常人不同,我已经让人开始排查,要不了多久就能抓出在案逃犯,其他嫌犯暂时没有解决办法。”
  
  刚一得到消息她就想到了罪区,下了个应急措施。现在查明凶犯身上没有任何标记,也没在官网查到过往记录,明显是个刚踏入危险范围就被拘捕的“新人”。
  
  
  
  官方现有的几位大佬可没人会用这种谨慎又阴险的操作。温情一提出这点就注意到了薛洋表情的僵硬,正打算问个究竟,就被魏无羡打了个哈哈匆忙结束了话题。
  
  有意思。
  
  魏无羡假装没看见温情戏谑的眼神,义正言辞地做了两句会议总结,顺带鼓舞鼓舞人心,然后飞速散会。
  
  
  
  办公室。
  
  薛洋坐在办公椅上翘着二郎腿,悠闲得很,心里有了谱就是不一样,温情那一提他才想起来,魏无羡也是,前两天金光瑶才打了招呼,说要送他一份儿大礼。
  
  可去他娘的吧,什么垃圾玩意儿也送得出手?
  
  
    
  魏无羡气得坐都坐不住,搁办公室转来转去,连带着看薛洋也不顺眼。这小子亲口保证的互利互惠,日他奶奶的——就是这么互惠的?鸡儿都给他打歪。
  
  “你你你,给我速call一枝花儿。”
  
  “咋,这份儿礼太沉,你接不住?”
  
  
  
  刚还让他冷静呢,这么快就着急了?薛洋嘿嘿一笑,不紧不慢地调出一枝花儿的联系方式,等待对方接通。
  
  从认识魏无羡到现在,就没见过他着急,干什么都不紧不慢,连干那事儿也是,悠哉得很。薛洋老早就不爽了,乐得火上浇油。
  
  魏无羡差点没一耳刮子扇过去,这倒霉玩意儿还笑!!
  
  
  
  “屁话,这是人送的礼?是人送的礼?是人?!”
  
  “你急啥,名单早晚到手,而且救护车叫得及时,温情也看过伤势了,血流得多了点儿,没伤到要紧部位。”
  
  魏无羡有一万句妈卖批,但他来不及说了,才揪住薛洋衣领一枝花儿就接通了视频。
  
  
  
  “呀,两位忙着呢,那我等会儿再打。”
  
  “别瞎扯!我问你,你在我这儿塞了多少人,都有谁?” 懒得理一枝花儿的荤段子,魏无羡果断直奔主题。
  
  “这才几个小时,着什么急,过两天就给你名单,你这么急着找我不会就为了这事儿吧?”
  
  
  
  我靠!难怪薛洋那副态度,合着根儿在这儿啊!! 魏无羡刚没说完的妈卖批这下总算有了用武之地,一篇热情洋溢的良心发言没打草稿就新鲜出炉了。
  
  “成大事者不拘小节,你的自由要是没有血做案底,官方会把它束之高阁?魏无羡,既然你做过调查,就应该知道自由的代价,任何人都负担不起。”
  
  “前人愚昧无知,没办法面面俱到,我们能跟他们一样?他们犯的错误凭什么要我们来承担!你不信我就证明给你看,自由根本不需要用血来换。”
  
  
  
  稀稀拉拉的掌声从视频中传来,一枝花儿假模假样地恭维了两句,开始招呼薛洋,嘘寒问暖,关切非常。
  
  魏无羡脸都绿了,正准备好好说道说道,一枝花儿那边好像有人敲门,通话被光速切断。
  
  “你!是不是也不信我?”
  
  
  
  接二连三被人打断话头,换别人兴许就忍了,魏无羡不行,不说出来就憋得慌。
  
  “哪能啊,不信你我能坐这儿?你别理他,他刺激你呢,谁让你火急火燎地跟他要名单。你摆平了美了,他那边怎么上台,是不?”
  
   薛洋努力伸手夺回自己被抢走的通讯设备,本来没什么毛病的安慰因为这一动作大打折扣,严重伤害了魏无羡的自尊心,从各个角度。
  
  
  
  魏无羡一边躲闪,一边拨通内务询问女孩病情。还算金光瑶有谱,女孩状况良好,就是名字有点儿耳熟,秦伊伊,好像是秦愫那个没怎么见过的堂妹?
  
  但愿事情不是他想的那样,不然这金光瑶也太可怕了点儿。
  
  “好了,打完了可以还我了吧?”
  
  
  
  薛洋在一边儿伺机半晌,冷不丁钻个空子,没想到还是被魏无羡察觉了,胳膊举得老高,他怎么也够不着,稍微有点理解金光瑶的心情了(。)
  
  长那么高要死啊!光洁白皙的肤色看得薛洋一阵牙痒,又试了几次,都没得逞。
  
  ——行,不给是吧?
  
  ——就不给了你能怎样? 啊啊啊卧槽怎么还带咬人的!松口!你松不松!不松我扔了!
  
  
  
  
*本来都睡了,突然有了这篇的后续,爬起来补到现在(……)

评论(8)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