⑤柳先生

《金主喝完茶的日常》以及《金主喝茶时都干了些什么》


下午那个修罗场有两个版本。

先是小清新,安安分分走剧情,风格轻松。

 

已经不再是总裁的金光瑶转去做主播,所以蓝曦臣逮不到机会见面。

直到偶然遇见薛洋,看他慌慌张张地,好像身后有狼狗在追一样。

蓝曦臣从来没有这么身手敏捷过,一把拽过人塞进车里,寒暄两句就开始套情报,可他没干过这种事,才说了两句就被薛洋猜出了心思。

 

薛洋怎么可能出卖朋友,虽然这人刚刚救了他,但他也没说需要帮忙啊?

蓝曦臣降下车速,问薛洋有没有想去的地方,他可以送他过去。

薛洋看着窗外假装没听见。

 

路边有一家芒果小屋在做活动,音乐声、广告声,隔着车窗都能感觉出那里的热闹。

蓝曦臣十分清楚地从后视镜里看到某洋的喉结滚了又滚,微微一笑,找了个最近的停车位,下车。

“干嘛?”薛洋警惕地看着他,上回就是乱吃外人给的东西才招惹了两个煞星,更何况这人还有“前科”。

 

“之前听家弟提过这家店,在网上挺有名气,味道也不错,一直没时间过来,刚好今天做活动,赏个脸?我请客。”

薛洋原本还在犹豫,听见最后一句果断下车,不求把他吃破产,至少吃他个血亏,先帮小矮子收回一点利息再说!

“这可是你说的,不要后悔。”

 

最后从薛洋这里套到了情报,然后蓝大就去给金光瑶刷火箭什么乱七八糟的,吸引注意(网骗情节待考虑),一点点解释是怎么回事儿啊,然后就金光瑶就……有点动摇了。

苏涉肯定不愿意,金光瑶可以跟他分手,但是那个人绝对不能是蓝曦臣。暂时想到这里,结局还没想好。

 
 
 

版本二不适合专一甜饼党,角色增加,感情混乱,没有从一而终,只有顺势而为,稍微沉重,诸位自行选择【不知不觉就all了起来我也很困扰TAT】

关于金光瑶在狱中生活的扩展,版一更加温和,没有版二重口。

 

金光瑶出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五个年头了。

那么快被抓起来,而且审批速度也不比寻常。肯定有上面的人插手了他的事,可金光瑶实在想不起来他招惹过谁(蓝大的朋友暂定聂明玦)。

金光瑶进去没多久就遇见了前任上司,温若寒。

 

冤家路窄,分外眼红(故意这么用)。

温若寒手底下的小弟早听人说了老大那回事儿,没向老大汇报,自己带了人去找金光瑶的麻烦。

一击不中,又反复多次埋伏,最终被过来视察的长官抓到现形,可巧,又是聂明玦(私设两人现在才正式认识)。

 

虽然查了监控,但聂明玦坚持一个巴掌拍不响,要是金光瑶没有挑衅,对方怎么会来反复找他的麻烦。

一起关了禁闭,捆手捆脚那种。

小弟借着温若寒的名头(黑涩费大佬,坐牢也一样威风凛凛),让狱警给他解了锁,顺便——落井下石,一些心头之恨。

 

金光瑶好歹跟蓝曦臣有点儿关系,聂明玦不放心,下了班又过来看人。

彼时金光瑶已经昏迷不醒,聂明玦进门的时候,刚好听见咔嚓两声响,没听错的话应该是骨头断了。

连忙把人送了医院,然后两人就借着这个机会培养了下感情(怎么培养没想好)。

 

一晃个把月,金光瑶的伤势逐渐恢复。

他记着聂明玦说的好好表现,好好改造,争取早日减刑出狱,等那时候他们就在一起。

金光瑶一回去就受到了温若寒手下的热烈欢迎,不知道是大佬的前任特助,多有得罪,住处已经重新装修了,瑶哥有事儿,尽管吩咐。

 

奇怪,温若寒明明在狱里,消息怎么会那么灵通。

三言两语把聂明玦的誓言拆成碎片,嘲笑金光瑶白活了这么多年,居然还相信这种正人君子的谎言。

经过温总一番操作(大概就是他只喜欢向善的你,不喜欢为恶的,你不信你可以试试,聂明玦成功暴走),聂瑶两人还没开始就已经结束。

 

温瑶双双大醉一场,旧情复燃。

过了大概两年的功夫,金子轩突遭车祸,重伤昏迷数月不醒,江厌离的头发都白了一片。

金光善没有办法,只能想办法找人把金光瑶捞出来,金子轩还没有孩子。金光瑶那点事儿他也不是不知道,懒得管而已,让管家给金光瑶传话,以前的人和事儿该断的断,该了的了,出来之后就跟秦家大小姐结婚。

 

温瑶分手。

温若寒笑他事到如今,居然还想要娇妻爱子,不自量力。

金光瑶一开始没打算跟他吵,但温若寒开始质疑他的性能力,果断反压证明自己。

 

没几天就出来了。

婚纱什么的早就准备好了,就差他这个新郎。

草草地走了个过场,金家没想过要大办,反正他们就是想要个孙子。

 

剩下的倒是很顺利,宝宝怀上了。

秦愫去做孕检,正赶上医院宣传家庭体检,以便遏制恶性病。

然后就发现了瑶愫同父异母的事实。

 

金老夫人气得发疯,没办法,只能让秦愫堕胎。

他们想要的是一个优秀的继承人,而不是一个脑子有问题的痴呆儿。

二老吵着吵着,不知怎的就扯到了金光瑶身上,说他母亲低贱不好,这里不好,那里不好,总之千错万错都是金光瑶母子的错。

 

薛洋刚好赶上这一幕,二话不说怼了回去,气得金光善鼻子都歪了,老夫人更是一个劲儿喘气,一句话也说不上来。

目的达成,薛洋扯着金光瑶就要走,没拉动。

“父亲,母亲,对不起,就当我从来没回过金家吧。”

老夫人白眼一番,立马就倒了。金光善倒是静了下来,安静地看着金光瑶走远的背影,等到看不见才呸了一声,骂了句白眼狼。

然后就是版一蓝大的戏份啦,但这次会有聂大和温总……我果然在作死。

  

评论(3)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