⑤柳先生

人设崩塌。

慎重关注。审美与三观呈两极分化。

非喜勿视,非喜无闻,非喜勿看。

相逢即是有缘,各退一步海阔天空。

©⑤柳先生
Powered by LOFTER
 

《碧落黄泉》


*我不要公平,我要专宠,我要偏爱,我要你回来,我要——你所有的一切。

———————————

“薛洋,你真恶心。”

“...你真恶心。”

“...真恶心。”

“...恶心。”

“...心。”
  
  
血泪满面的白衣道人又一次死在雪亮的剑刃之下,连血迹飞洒的弧度都分毫不差。

  
这滴血会落在他身前三米处的石缝里,跟缝隙里的其他血色汇合,然后把这一片青砖都勾勒成漂亮的深红色。

  
青年木呆呆地站在原地,任由腹部的血液自然流逝。黑色的布料承受不住这颜色的重量,啪嗒一声滴在地上,与青砖缝隙里的血色融在一起,和和美美得一起扩大着血色青砖的范围。①

  
——你明知这样做会让他引颈自裁,为什么...

——红的。

漂浮在青年身后的白无常干脆地闭嘴。

——我的血是红的。

青年摊开掌心看了又看,像是第一次见血一样,懵懂而又茫然。

——当然是红的。

白无常还是没忍住。

  
他奉命押送这位主轮回此世,已有百余载。虽说司命所书无法更改,但是范围之内还是允许变动的。

也就是说——只要达成道长得知旧仇潜伏身边这一点,此后就可以随意发挥。

随、意、发、挥。

  
白无常确定自己已将这一点告知青年无数次,无奈青年每次都像是突患间歇性失聪加失忆一般,回回逼得白衣道长引颈自尽。

——为什么不是黑的?这么恶心的我,居然跟道长一个颜色。

听到青年话中隐隐的惊叹,白无常仰天翻了个白眼。不知道是不是被百世轮回影响,对这位主的厌弃嫌恶一次比一次少,也一次比一次淡。

    
这要是让上头发现,他这白无常只怕也做到头了。为今之计,只有硬着头皮给这位主做一次心理指导了。

——人都是这个色。

白无常和颜悦色的跟青年解释。

轮回的目的,说到底也就是洗去魂魄所带戾气而已。

  
——可我是坏人啊。

——坏人也是人。

——我不一样,我特别坏。哝,道长都让我气死了。

这话没法接。

白无常张口结舌,吐在外面的长舌像是打结了一样,一个字也吐不出来。

  
——你不知道,道长肯定知道。我把他找回来,他会告诉我的。

——可是他...

——你是说碎魂吗?没事,我提前布置了阵法,道长的魂都在这里,丢不了的。

白无常放弃与青年沟通,隐去身形。

他得去问问判官,轮回和失智有没有关系。

   
——第一百零七次轮回小记,白无常。

  
  (以下涉及否定男主重生,慎入)
  

此次轮回依旧没有将散如细沙的碎魂拼起。

白无常忍了又忍,还是想扔了青年手里的锁灵囊。

先不说青年这几年疯了一样的彻夜通宵,倒头就睡,睡醒就忙,经常忙到一半眼睛一闭就栽倒在地上。

就看这形销骨立的模样,哪还有一点人气?

人、鬼、魂——想要把这三者联系在一处,非血莫属。

白无常看着青年一次又一次割腕割腿自残,忍不住盼望魏无羡早点来到义城,就是死也比现在这样不人不鬼的好。

可惜魏无羡的灵魂他寻不到,万鬼吞噬的死法就是阎王爷也束手无策。

还好莫玄羽的魂在他手里,等他鼓捣鼓捣,把魏无羡的生平和术法一并混在他的魂里,再寻个合适的时间就可以送人重生了。

  
  
“薛、洋必须死!”

对的对的,就是这样。

蓝忘机一剑砍断青年左臂,血雾漫天飞散,糊了白无常一脸。

早就该死了。

拖了这么久,动作还真是慢啊——

  
要不是他暗中出手助他点睛召将,阻拦了青年的三百凶尸,使蓝忘机保留了灵力,孰胜孰败还未可知。

毕竟青年的实力,可是被“老祖”猜测为蓝曦臣呢。

  
——把锁灵囊给我。

——你说什么呢,我怎么会有锁灵囊?

青年没再说话,右手沾血在地上画下一个简陋的阵法,血光一闪即退,冒出一缕青黑色的细烟。

——你快死了。

白无常飘到青年跟前蹲下,虚无的白与道袍的白映在一起,颇有几分羽化成仙的意思。

——你笑什么。

——谁笑了。

——我听错了?

——对,你听错了。

——哦。

   
白无常等了没一会儿,青年的呼吸就停止了。

伸手一探,自断心脉。

——还走不走?

白无常回头一看,一个与他一样虚无的魂体正飘在半空中,非青年无疑了。

像是嫌站着的姿势太累似得,翘着二郎腿躺得十分舒服。

  
——走走走,老规矩,先去黄泉水泡一泡,再去阎王那报道,轮回镜要是白的,你就去喝孟婆汤转世,要是黑的,我们就继续轮回...嘿,你听没听见倒是?

——听到了听到了,我说这次我们能不去照那破镜子了成吗?我干了啥你又不是不知道,直接轮回怎么样?

——不行,这是规矩。

——那也不能回回都去照那个破镜子吧?你要想看我裸体你就直说,我脱给你看就是,废那劳什子劲,镜子里的我光着更好看还是怎地?

——...这是规矩,听话,别闹。

——...哦。

   
俗世容不下,鬼界总留得住。

薛洋不傻,每次白无常都在晓星尘自尽之后出现,说没有猫腻谁信。

「人可以少杀,但你一定要死在我手里。」
  

「你不懂那个世界,我也不懂。」
  

「我看你自杀,你看我自尽,再公平不过,是不是?」
  

青年脸上失落实则心中暗笑,跟着无常晃晃悠悠得回到冥界,强行拖着无常一道下了黄泉。

  
「上穷碧落下黄泉,晓星尘,你哪也去不了。」

   
  

① 彩蛋: 有缘自可得见。

*没写出来想要的感觉,本来想写「你把我的全部拿去,却不给我你的全部」这种忿忿不平,下次跟cp吵架再写好了。
  

*迟到的万圣节贺礼——你死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