⑤柳先生

人设崩塌。

慎重关注。审美与三观呈两极分化。

非喜勿视,非喜无闻,非喜勿看。

相逢即是有缘,各退一步海阔天空。

©⑤柳先生
Powered by LOFTER
 

《烟雨草木魂》04


*本节高能

  
  
  薛洋知道晓星尘有个朋友叫宋岚,是白雪公司总经理。不让晓星尘去显然不可能,时间太急无法在合同上下手,那就只能在宋岚身上下手了。 
  
  时间约在下午三点。 
  

  薛洋联系了几个道上的朋友在停车场堵人,没想到宋岚身手挺好,两下解决了所有人。 
   
  一群废物。连个坐办公室的小白脸都打不过,骂他们废物都侮辱了废物两字。薛洋边咬牙边换上伪装,戴好帽子口罩,准备下车亲自解决宋岚。 
  
  我跟你有仇?宋岚站在原地看向薛洋,眉心微拧,明明是陌生的声音,身形却看着眼熟。 
   
   
  
  算有吧?薛洋嘻嘻一笑,本想麻烦哥哥到医院走一趟,没想到哥哥深藏不露,只好我亲自出马啦,哥哥可要手下留情哦。 
  
  宋岚一边琢磨声音一边抵挡攻击,你喜欢话没讲完就动手? 
  
  是又怎么样?兵不厌诈嘛,哥哥当心咯。薛洋后退两步,反手拿出喷雾喷了上去。 
  
  你、你喷了什么? 宋岚双眼刺痛,痛苦地半跪在地上。 
  
  一点辣椒水啦,放心,这就送你去医院,不用谢。解决了宋岚,薛洋的心情总算好了不少,打了个响指叫旁边看戏的几个把人送去医院,费用算他账上。 
   
   
  
  你到底有什么目的!宋岚在被扶上车前叫住薛洋,他刚想起来,虽然这个人声音陌生,但是语调很像一个人,只要给他一点证据…… 
  
   听见宋岚质问,薛洋哼笑一声开门上车,假装没看见那几双竖起的耳朵,我能有什么目的?拿钱办事天经地义,怪就怪你运气不好咯。
  
  等等。宋岚推开扶着他的手,踉跄着走到薛洋车前,趁薛洋没注意伸手一把摘掉了他的口罩,眼睛还是一片刺痛,只能勉强看清轮廓。 
   
   
  
  原来宋经理还看得见啊?薛洋挑眉,微微嘲讽。
  
  我早该想到是你,你就不怕我告诉星尘?宋岚弯腰揪住薛洋衣领,怒目而“视”。 
   
  薛洋换回原声,咧嘴一笑,我能伤了你的眼睛,当然也能伤了你的喉咙,再加一双手也不算什么事,你看着办呗。 
   
   
  
  就算我不说,你以为他就猜不出来?薛洋,你什么时候这么天真了?宋岚放开薛洋,挺直腰板冷声嘲讽。 
  
  哼,用不着你多管闲事,还想要你的眼睛就赶紧滚去医院!薛洋低声呵斥,双眼微眯,又有人说他天真,他哪里天真了?难得手下留情一次还骂他天真,简直莫名其妙,就这么想当瞎子?
  
  目送宋岚一行人上了车,薛洋开始琢磨怎么让人回心转意。晓星尘应该还在生气,只要晓星尘答应跟他复合,他就让金光瑶放手。 
   
   
  
  拿出手机翻了翻股市动向,给金光瑶发了个微信。他已经好几天没去上班了,金光瑶动作太快,他刚看着股市走向都是一阵心惊肉跳,更何况晓星尘。这是他的心血,金光瑶这么做,是想把晓星尘逼上死路啊! 
   
  手机叮铃一声,薛洋点开微信,这么心软可不像你啊? 
  
  我这是留退路你懂不懂,你这么一搞他肯定会以为是我做的手脚。 
   
  晓星尘从一开始就摆明了想自己单干,金光瑶这么一搞,保不准晓星尘对他怨气更深,拒绝各大企业的招揽,辛苦打拼几年却被恶意打压收购,换谁不得怄气?
   
  
  
  那不正好,让他知道除了你他就无处可去,不是皆大欢喜?还是说——事到临头你开始心疼、舍不得下手了? 
   
  单是看着这几行字薛洋就能想象出金光瑶嘲讽的语气,心里一梗,渐渐琢磨出不对,好像……的确有什么不一样了。 
   
  就算金光瑶吃错药,宋岚总不会跟着一起吃错药吧?虽然他的确不想晓星尘受到任何伤害……但这又能证明什么?
  
  懒得细想,先把人追回来再说。 
   
   
  
  别打岔,先说晓星尘的事,你到底放不放手,给句准话。 薛洋烦躁地抓抓头,妈的,头一次感觉金光瑶这么难缠。
   
  你得手没,得手我就让他先缓口气。 
   
  👌刚送医院。 
   
  好心警告你一句,心软是没有好下场的,成美。
  
  得了准信儿,薛洋立马关了微信,金光瑶那句警告什么意思,晓星尘还会害他不成? 去他妈的成美。
  
   
   
  晓星尘向来喜欢早到,不让别人等他。这次也是,估计两点就在等着了吧? 
   
  薛洋坐在车里抽了根烟,已经三点半了,估计再过一会儿晓星尘就下来取车了。
  
  踏、踏、踏。 
   
  脚步声!薛洋迅速开门下车,这个声音他绝对不会听错!白色西装妥帖地勾勒出那人瘦高的身形,只看背影就能感觉到他的清俊儒雅,薛洋喉头微动,连跑带跳地飞扑上去,环住那人劲瘦的腰。 
   
  “我错了,你听我解释,别生气好不好?”
   
  头顶一声轻笑,温润的嗓音随即响在耳边,好,我不生气,你慢慢解释。 
  
   薛洋一愣,抬头,这他妈?晓星尘呢? 
   
  
  
*两年时间改动,大概在半年左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