⑤柳先生

人设崩塌。

慎重关注。审美与三观呈两极分化。

非喜勿视,非喜无闻,非喜勿看。

相逢即是有缘,各退一步海阔天空。

©⑤柳先生
Powered by LOFTER
 

《烟雨草木魂》12


*没有冲突的镜头写起来发困,I jump,u 随意。 
   
   
  
  薛洋出院很快,不到三天的功夫。想来也是,除了特定场合能让他安生一会儿,其他别想,尤其是医院。 
   
  过了一个晚上就闹着要出院,好说歹说也才多住了一天,又是嫌床不软,又是嫌伙食糟糕,反正都不顺他的意。 
   
  晓星尘中间来过几次,没待多久就被赶出去了。 
   
   
  
  是的,赶出去。 
   
  薛洋不认识他,更不想见他,一见他就头疼。医生赶来一看,说是血块堆积影响了记忆,只能等血块慢慢消失。 
   
  到时候如果记忆还没有恢复,最好到精神科看看。晓星尘无论如何也没想到,竟然会造成这样严重的后果。
   
   
   
  不认识?!那他精心准备的蜜月婚礼又算什么?金光瑶的提问早就在他的计划之内,他说全部就不会少一点。 
   
  薛洋曾抱怨过他三不五时的出差失踪,还不如那些被包养的小鸭子。人家好歹能见到金主的面,他连人都见不到。 
   
  晓星尘被他新奇的比喻逗笑,承诺以后一定经常照顾他的生意,做一个合格的金主。薛洋红着脸踹他一脚,放下狠话,扬言要另寻新欢,结果可想而知。
     
   
   
  原本他的计划是转型自由职业,方便照顾家庭。事情也确实按照他的计划进行,除了一点点小变故。
   
  因为父母先后死于未知成分的药物实验,晓星尘对此格外上心,凡是经手的药物,监测程序都非一般的严苛。 
   
  市场上对药物的把控程度过于宽松,虽说这几年有所好转,但晓星尘始终没有找到心仪的长期合作伙伴,直到薛洋出现。
   
   
   
  他在合作过程中发现他们的理念出奇得一致,有了这样的先决条件,接下来的一切都水到渠成。 
   
  两人迅速建立起超越商业伙伴的私人感情,晓星尘沦陷得速度太快,快到让人生疑。 
   
  没见面之前宋岚一直以为薛洋是那种上不得台面的妖艳贱货,不然怎么能让立下大志的晓星尘甘愿转型无业游民?
   
   
  
  第一次见面观感还算不错,互相加了微信。同行嘛,多个人脉多条路。没几天宋岚就发现了他这个决定错得有多离谱。 
   
  宋岚很少刷朋友圈,却回回都被晓星尘评论下的某人辣眼睛。看着乖乖巧巧、干干净净一娃,评论画风居然完全相反…… 
   
  点进主页一看,整个就一骚话语录,十分令人羞耻。宋岚扫了一眼就匆忙退出,同时点进好友权限设置,叮、叮,ok,美好生活,从我做起。 
   
   
  
  从那之后,晓星尘的备注就成了小香莲,至于另一个,薛世美。事实证明,处女座的直觉永远不会让人失望,两人没多久就开始了同居生活。
   
  宋岚托朋友查了薛洋资料,没什么大毛病,就是工作性质有点……他本人无所谓,但晓星尘不一样,含蓄地试探了两回,晓星尘的回答核心都非常一致—— 
   
  业务工作,无需担心。
   
   
   
  再仔细一问,果然,隐私、机密,不便多问。
   
  宋岚估摸着纸包不住火,晓星尘早晚会知道。再者,动用私人关系探查他人家底,怎么说都不算光彩,戳进晓星尘个人界面,点击权限设置,自此不再过问。
   
  他的预感没错,晓星尘结束了这段感情,然后开始了另一阶段(。)股份转移,退职申请,一份接着一份,好不容易打拼出来的事业,就这么放弃未免太过儿戏。
   
  
   
  可晓星尘铁了心不回头,手续一道接着一道,他有没有想过,万一薛洋好不了,他该怎么办?
   
  宋岚总觉得,要是他早点告诉晓星尘,也许对方就不会走到今天这个地步。于情于理,他都不希望晓星尘再在薛洋身上下功夫,停车场一遭能来一回,就能来第二回,由爱生恨的刑事案件从来都不少。
   
  既然薛洋不幸失忆,何不借着这个机会从此一刀两断?
   
   
   
  “星尘,你要不再考虑一下,以你现在的年纪,这样做未免太早了点。” 
   
  “也许你是对的,但我早就想结束了,你知道的。他能想起来最好,想不起来也没事。放心吧,子琛,我心里有数。”
  
  爱情真有这么神奇?一向不碰爱情片的宋岚主动翻阅起相关资料,还做了不少案例分析,却还是搞不懂那些男欢女爱,更不用说男男了。   
   
   
   
  还好,薛洋的居留权暂时在他这里,不急。
  
   

*努力讲清楚原委,看明白的吱一声。

*直到完结,左右攻受均为待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