⑤柳先生

人设崩塌。

慎重关注。审美与三观呈两极分化。

非喜勿视,非喜无闻,非喜勿看。

相逢即是有缘,各退一步海阔天空。

©⑤柳先生
Powered by LOFTER
 

正是修行时(商稿)

 
     晨光熹微,一个干瘪的老头独自一人走在空旷的山路上…… 
  
  都说上山容易下山难。这条路他走了很多年,闭着眼都知道下一步该往哪走。上次下山还有师弟陪伴,这次却只有他一个人了。 
   
  一切都源于几十年前的那次下山。 
   
  师弟惨遭不幸,四肢俱废,求死之心被师傅大怒驳回——修行之人最是贵生,怎能自己放弃生命?倘若觉得难过,那你就记住,正是修行时! 
   
  这一修,就是一辈子。 
   
  这条山路说长也不长,说短也不短。路边的花儿草儿还是一样的茂盛,几十年不曾改变。 
   
  山还是那个山,路还是那条路,唯有那走路的人,先后离去。 
   
  最小的师弟最早判出师门,他向来聪明,心眼也多,鬼主意多的不得了。 
   
  每逢看到弟子们闹做一团,他都会想起师弟,想起他们当年的日子。 
   
  他收了十个徒弟,竟无一人与小师弟相似,只有最近才找回来的徒孙——小师弟的孙子能给他一些熟悉感。 
   
  小家伙年纪不大,胆子不小。他精心准备的比赛全变做了一场笑话,继承师门光宗耀祖有什么不好,小家伙居然毫不犹豫地拒绝了。 
   
  他们兄弟三人中只有小师弟天分最高,倘若当年师弟没有叛出师门,本该是由小师弟来继承师门的。 
   
  可小师弟去的早,他没办法还给小师弟,还给他的孙子也是一样的。
   
  没想到现在的年轻人心眼子那么多,明明什么都不知道,却还是一眼看出了其中的不对。 
   
  这份让人又爱又恨的直觉,跟当年的小师弟一模一样。 
   
  这副担子他背得太久,整座山的期望都压在他的肩上,他不怕苦,可他承担不了这份本不属于自己的荣誉。 
   
  他必须把这份荣誉还给小师弟。
   
  可惜除了他没人这么想,小家伙一上来就兵行诡道,里里外外树敌无数, 门外人不愿意也就罢了,连门内弟子也反对的很。
  
  他最喜欢小家伙的机灵样,可当这份机灵用在他身上的时候,这份机灵就非常可恨了。
   
  说来也怪,门下弟子或多或少都有那么一份淘气劲儿,唯有最晚入门的老十,最是一本正经。 
   
  言行举止无一不循规蹈矩,虽然入门最晚,却进步最快。 
   
  老十除了性格有点不讨喜,其他都挺好,可就这样一个孩子,也不可避免地犯了一个他自认为无可饶恕的罪过。 
   
  小师弟也是,所以他早早下了山,再没有回过师门。 
   
  人活得久了,总能遇到一些似曾相识的事情。 
   
  老十这一遭,倒是让他变得可爱不少。 
   
  从前他总是先为他人着想,尤其是他这个师傅,即便师傅的命令与自己的意愿相违背,也只会以师傅为准。 
   
  好像别人的难处就是难处,自己的难处就不是难处,就算有恩,他也没办法忍受自己的弟子这样委屈自己。 
   
  还好徒孙教会了老十什么叫圆滑。 
   
  原来的老十像个不食五谷的仙人,经此一难才多了点人气。 
   
  这就好,有一个能够让自己做回自己的错误,也不失为美事。
  
  他一辈子都守着这座山,守着师门,守着师弟,守着这座山里的一切。 
   
  早在小师弟下山的那年,他就没办法再做自己了,他不能让门下的弟子跟自己一样。
   
  还是真人什么样就什么样,想留就留,想走就走,顺心就好。 
   
  花木从不因为外人的想法改变自己的意愿,想开几朵就开几朵,想长在哪儿就长在哪儿,想什么时候开花就什么时候开花,快活得很。 
   
  贸然挖苗换土,很有可能得不偿失。 
   
  人比草木强就强就在这一点,到哪儿都能扎根,在哪儿都能活下去,人的意愿永远比不上外界条件,背井离乡远走高飞也不是什么稀罕事儿。 
   
  听徒孙说,爷爷经常带着他们搬家,从这儿搬到那儿,从那儿搬到这儿,居无定所,四处漂泊。 
   
  小师弟本可以安稳一辈子,但他终其一生都在颠沛流离。 
   
  要是小师弟当年没有下山就好了。 
   
  这样他跟师弟就不会为了下山找他而兵分两路,师弟也不会因此遭逢大难,师傅也不会因为自己下山寻徒的命令而痛苦,太多太多的痛苦可以避免,可它们却全部出现在他的生命里。 
   
  这条青石铺成的的山路他走了几十年,它见证了山里发生的一切却依然不变,自始至终干净无暇。 
   
  师傅说正是修行时,那什么时候修行才会结束呢? 
   
  徒孙说爷爷从来没有后悔过他做的任何决定。
  
  这跟这条青石路会不会有什么共同点? 
   
  书上说大道至简,每一件事都有它的绝对性与不可逆性。 
   
  又有人说过去不可更改,未来可以挽回。 
   
  从所有可能的发展趋势中选择伤害最小的那一项,就是他这老头子所能做的最后一件事。 
   
  小师弟漂泊多年,即便他自己无愧于心,他也不能接受小师弟的孙子跟小师弟一样到处流浪,居无定所。 
   
  徒孙说他没有家,他就给他一个家。
  
  只要他愿意接受师门传承,继承师门,整座山都会是他的坚强后盾。 
   
  他年纪大了,已经经不起什么风浪了,但要说帮心爱的后辈子孙搭建个避风港湾,他这把老骨头还是能拿出一股力气的。 
   
  修行什么时候结束他不知道,但只要还有人需要他的保护,他就永远不会停下。 
   
  就像师弟为了保护小师弟,静坐入定一辈子一样,他同样愿意为之遮风挡雨。 
   
  这份发自内心的保护,是他修行一辈子的最后感悟。 
   
  刚开始他觉得自己顶替了小师弟的位置,总希望自己能像小师弟一样,将凡事做到最好。 
   
  但他们到底是同一个师傅教的,自己也好,师弟也好,小师弟也是,他们都有着相同的愿望,他们都有想要保护的人。 
  
   就算不继承师门,他也会做和现在一样的事。师傅没有在意,师弟没有在意,小师弟更不会在意。
   
  本心与初衷,终于在苦修之后,达成一致。 
   
  真好,真好。